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搜了半天也没搜到想看的车。

等我,我去自割大腿肉了。

【星辰/辰星】-一眼万年-[朱星杰x周彦辰]-

现背,暗恋

 @木漢叁_ 点的梗


—————


  他们说,注视代表着依赖。



  周彦辰总爱盯着朱星杰看。


  这个事实是周锐最先发现的,发现得比周彦辰自己都要早。


  那天,他们三个人出来小聚。地铁来了,周彦辰要看看朱星杰;过马路,周彦辰要看看朱星杰,买衣服,周彦辰也要看看朱星杰;吃饭点菜,周彦辰还要看看朱星杰。


  周锐就纳了闷了,就算朱星杰真的如天仙下凡般好看,周彦辰天天看也该看习惯了吧。


  于是,在周彦辰那日不知第多少次侧首去看朱星杰的时候,周锐终于开口了。


  “诶彦辰,你咋老看朱星杰呢?”


  不经意间道破事实往往是使人难堪的,有时甚至能够轻易地让对方面红耳赤。


  周彦辰反应有些慢半拍,只是愣了愣,挠挠后脑干笑两声说“啥啊,我有吗?”,然后低下头在周锐调侃与朱星杰疑惑的目光中扒了两口打卤面。


  面没啥味道,下次不吃这家。


  “彦辰,我和你说啊,你这是依赖的表现,遇到什么事都要看眼那个最有可能帮你的人,就好像考试不会的时候下意识去看同桌…”


  周锐开始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周彦辰有些烦,觉得周锐越说越离谱,张嘴要制止这位哥哥。


  “锐…”

  “彦辰,你不会真把朱星杰当爹了吧!”


  朱星杰坐在周锐身旁,连忙用手捂住周锐的嘴,真怕满脸羞愤的周彦辰一个没忍住喷周锐一脸面条。


  喷周锐一脸面条也没关系,就怕波及旁边无辜的自己。


  唉,今天也为儿子和兄弟操碎了心。朱星杰如是感叹。



  周彦辰何曾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举动已经变得多么频繁。但都说了是“下意识”,周彦辰也没办法,只得由着自己的眼睛去了。


  虽然偶尔他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



  周彦辰最近有些失眠,早早爬到上铺躺下,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圆滚滚的绵羊在脑子里跳了百来回。甚至直到夜猫子朱星杰都打个哈欠缩进下铺了,周彦辰的意识还格外清醒。


  周彦辰是不大高兴的,毕竟他向来都睡得早,失眠对他来说实在是过于罕见了。


  不知过去多久,下铺窸窸窣窣的响动都消失在墙角的漆黑里,只传来细微而平稳的呼吸声、和周彦辰浮躁的吐息在天花板上纠缠。


  朱星杰睡着了。周彦辰想着,轻手轻脚地支起上半身,扒住栏杆向下张望,果不其然看见朱星杰熟睡的面容。


  朱星杰睡着的时候倒还真的像只猫。他喜欢裸睡,还总侧躺着睡,半边脸都埋进了枕头里,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实,就露出条白花花的手臂,眉头在梦中仍微微蹙起,似乎梦境并不怎么称心。


  周彦辰盯着朱星杰看,霎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氛都沉寂下来,他终于找到几分昏昏欲睡的感觉。


  该睡了。周彦辰心想,却怎么也移不开目光。直到朱星杰翻了个身,嘴里嘟嘟囔囔听不清在说什么。


  靠。周彦辰咬牙暗骂。朱星杰踢出被子外的那只脚暴露在他视线中,白皙的脚踝在黑暗中仍然扎眼。


  少年人的夜晚是容易冲动、再被情感支配的。


  周彦辰连忙躺回床上不敢再看,暴躁地挠挠头,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情绪又翻腾起来,把他的思绪打得更加清晰,周遭的气氛再度浮躁。


  他把被子往脑袋上蒙,忽然想起那天周锐说的话。


  …什么狗屁依赖,自己就是个变态。



  参加偶像练习生之前,周彦辰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抛掉这种下意识的行为了——他和朱星杰搬出宿舍后就很少出门见面,那些习惯也应该就消失得几乎无影无踪了。


  下意识的注视,不应该再有了吧。


  很快,周彦辰就发现自己错了。



  朱星杰的情商真的高、交友处事都面面俱到,摸爬滚打的这几年让他本就不俗的社交技巧不断精进,因此他不消多时就和其他练习生们打成一片,拉着王琳凯和其他弟弟们谈笑风生。


  周彦辰没有朱星杰那样的本事,甚至能说他情商偏低、性子也直,加上近年来因为性格而吃的亏并不少,因此他更多时候选择隐进人群中一言不发。


  差不多的经历,朱星杰和周彦辰选择了不同的面对方式。



  很多练习生都挺喜欢朱星杰的。周彦辰能看出来,朱星杰的外表与性格的反差的确倾倒了不少练习生,让他们因为他哥的个人魅力往他哥身边凑——至少周彦辰是这么认为的。


  比如此刻,朱星杰就和其他练习生玩得特别开心,若无旁人地追逐打闹着。


  而周彦辰能看见,不仅仅因为那群人的动静实在很大,还因为他就正在死死盯着朱星杰。他的目光几乎变成独属于朱星杰的舞台追光。


  他真的好久没见朱星杰这么开心的模样了,不禁就看入了神,直到朱星杰忽然侧首、周彦辰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眼里。


  带着满腔情意。


  周彦辰好尴尬,有点无措,但又矛盾地希望朱星杰的目光为他多停留片刻。


  但朱星杰只是笑着将视线移开了。


  很莫名其妙、却十分明显的空虚占据了周彦辰半边心头,所以他垂下脑袋,不擅长掩饰情绪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失落。


  周彦辰觉得自己好像个被家长抛下的孩子,更像个被伴侣无视的……啊?


  靠,周彦辰咬着唇再度暗骂。



  周彦辰突然清楚,他暗恋着和他同居的兄弟,那种感觉和他上学时暗恋前座女同学的时候是一样的。


  就像在转角的糖果店门外踌躇着是否要进去买一块巨大的波板糖,也像在小摊贩跟前犹豫着是否要买下一根甜到腻的棉花糖,只要被老板瞥一眼,就心虚至极地移开目光呲牙傻笑。


  纠结,也好不安,想要掩饰,却藏不住心中蠢蠢欲动的情意。



  今天秦奋又给组里的某些练习生扎了个揪,一撮头发就在朱星杰的发顶开了花儿,不多时就耷拉下来撇在侧边。


  “辰儿,大伙儿要去全时,一起?”


  朱星杰捞起自己黑色的外套,挑挑眉瞧向他弟弟。朱星杰觉得他弟最近状态有些奇怪,就因此总要把人往自己身旁带,干啥都得捎上周彦辰,


  周彦辰盯着朱星杰头上那朵软乎乎的花,迷迷糊糊就答应了下来。



  冬季的大厂的确挺冷的。


  周彦辰呼出的气息打在口罩上,暖烘烘的,才对比出暴露在外的肌肤所接触到的空气是何等寒凉。


  朱星杰走在他右边,板着脸,看上去有点儿凶。只是那个揪揪随着他的步伐上下颤动,让他的气场都柔和了几分。


  周彦辰忍不住去瞧朱星杰的那撮头发,发觉那朵花儿活像是被寒风吹蔫了、在朱星杰头顶上晃晃悠悠,颇有种生无可恋的意味,就有些像此刻朱星杰被风吹眯的双眸内里透出的几分不耐烦。


  寒冷几乎麻木了周彦辰的神经,他盯着朱星杰,下意识放慢步伐,就看见众人走远了几步,而朱星杰仍在他身边。


  朱星杰有意地跟着周彦辰的步伐速度在行走。


  周彦辰突然就很想说些什么,看着朱星杰的侧脸、左眼角旁的那颗痣,脑袋中噼里啪啦的火花几乎燃进寒风中。


  “周彦辰,你看着我干啥?”


  啪。火花被浇灭了。


  “没啥…哥,你揪揪真好看。”


  朱星杰没再搭话,快走几步进到了周彦辰跟前几步之遥处,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前一后走着。


  周彦辰看着朱星杰的后脑勺,也没再说话,任由风灌进耳中。


  最后,钻进全时前的那缕风里带了几个突兀的音节。周彦辰半天才反应过来朱星杰说话了。


  “回头也给你扎一个。”



  周彦辰还爱盯着朱星杰看。


  他告诉自己,也许明天、后天,也许下个月、也许是某个合适的时间,他总会憋不住,将还在逐渐累积的情意都说出来的。



  我说,注视代表着喜欢、代表着爱。




朴迟

20181124


【辰星】-酒香🚗-[周彦辰x朱星杰][R18]-

预警在连接内


 @去见银河 答应给我哥的文,写出来了哥


(设定与背景均来自于 @去见银河 《香味》,我只是负责把车开完而已)


【高亮:ABO】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19577

👆AO3停车场


——————

请原谅我,我真的不会写ABO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周彦辰周霸王花20cm玩偶征集-二宣

周彦辰第一娃-周霸王花


【还未成团,快救救孩子】


裸娃+四套衣服:全款150R+打样费15R+邮费

(前期收定金75R,后期补款补邮费补打样费)

不拆卖,满100人成团


参与征集前25送透卡透扇手幅

参与征集所有人送手幅x2


路漫漫其修远兮,怀孕艰苦而幸福。


有意者【+周霸王花园丁团团长微信:Rikkuuuuuu 】或【戳开我的私信】


画师:赈川,朴迟他哥




(我开的娃团,给个面子


【辰星/星辰】-失忆症-[朱星杰x周彦辰]-

私设背景,非现背

略狗血,无逻辑可言,深夜产物慎入


———


*失忆症:在得病后会将有关恋人的一切逐渐忘却,直到将挚爱之人忘得干干净净时,此病自然治愈。


———


  周彦辰最近有些健忘。


———


  他会忘记朱星杰的邀约,直到几乎错过一场刚上映的漫威电影,才被电话轰炸着爬起床来急匆匆冲出家门,不断朝电话那头的恋人喊着对不起,火急火燎地往电影院跑,脑子里却懵得啥也想不起来。


  而他前天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美剧时,就在家里软乎乎的沙发上,打着电话与朱星杰定下了约会地点与内容,还信誓旦旦地说保准不会迟到。


  周彦辰到达影院时,朱星杰抱着杯可乐满目怒意,看上去是愤怒到极点,唯一一根吸管被他咬得扁了,弯曲处泛出象征着它即将破损的白。


  “对不起对不起杰哥!我实在是忘记了!”

  “…看完电影再收拾你,要是错过什么重要的剧情我就…把你摁进那堆爆米花里。”



  他会忘记自己在分别时已与朱星杰拥抱,直到朱星杰已经走出很远,身影消失在长街尽头的某个拐角处时,才觉得怀里空空荡荡,好像灌满了晚秋的凉风,鼓着腮帮子抱怨他哥不给他个暖烘烘的拥抱。


  而他不久前才紧紧抱着朱星杰,就在身后的那盏路灯之下,久久相拥,谁都不愿意先放开对方,还是年长些的哥哥觉得害臊,冷白皮都红透了,推开了他。


  周彦辰回到家,只能抱着厚实的被子迷迷糊糊入睡,梦里是朱星杰远去时的背影越来越淡,逐渐消弭在夜幕之中。



  他会忘记自己与朱星杰刚才接过吻,直到朱星杰喘着粗气往后躲,双唇明显就是被某人啃咬的狠了、又红又肿时,才觉得莫名其妙,嘴角不经意地向下撇去,总有种被夺去珍宝的不忿之感。


  而他不久前才又怜又惜地与朱星杰交换唾液与吐息,就在他家的玄关处,吮着他哥的嘴唇发出刻意地啧啧水声,折磨朱星杰那存在感极高的羞耻心。


  周彦辰再度吻上朱星杰,这次吻得好凶,咬得朱星杰嘴角都破了渗出血来,皱着眉伸出舌头舔掉那颗血珠。


  “靠,周彦辰你够了啊,亲过了还亲?咋和狗似的呢?”


———


  周彦辰跟周锐说,他最近有些健忘。



  他说,锐哥,我最近好奇怪,我总觉得我忘记了好多事情。


  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滚上床的情形;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接吻的情形;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拥抱的情形。


  起初,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到底是谁先告白的,只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和朱星杰去欧洲穷游,大汗淋漓地走进了某个教堂,花窗玻璃将阳光都变成彩色的,他说欧洲的教堂真的绝了,朱星杰附和说是的是的,然后是谁在静默中说了句我爱你,周彦辰不记得了。


  然后,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告白确认关系的场所,只记得朱星杰紧紧握着他的手,那汗湿的掌心和几乎要冲出胸膛的心跳,只记得对方是朱星杰,他是周彦辰,然后他们走进了哪个地方,周彦辰不记得了。


  最后,也就是现在,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究竟是不是恋人,只记得他们曾经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夜晚压马路,一起在玄关处换拖鞋,一起走过很多兄弟或恋人均可并肩而行的岁月,然后他们究竟是情侣吗?周彦辰不记得了。


  所以周彦辰找到了周锐,周锐听完周彦辰说的话后膛目结舌,收拾好东西拉着周彦辰就往医院跑。


  他们跑了好多地方,最后有人告诉周彦辰。


  “你患了失忆症。”


———


  周彦辰得了失忆症。



  周彦辰找朱星杰提的分手,被周锐逼的。周彦辰其实很不解,为什么周锐会逼着他给自己最铁的兄弟说“分手”两个字,以至于说出口时都手足无措,以为自己会遭顿暴揍,未想朱星杰只是神色稍稍黯淡几分,摆摆手摔了他家的房门离去。


  那时,周彦辰看着被重重砸上的门,再看看茶几上摆在桌角的合照,皱紧眉头。


  我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他想。



  某日,周锐被周彦辰喊去他家时才刚刚结束了工作,连妆都没卸掉,就急着往周彦辰家里跑,他太担心他这位弟弟了,明明是搭电梯上的楼,却活活因为紧张的情绪而气喘吁吁。一进门,就看见周彦辰手里拿着张拍立得照片,是周彦辰和朱星杰的合影。


  周彦辰指着朱星杰的脸,问周锐。


  “锐哥,这是谁啊?”


———


  “我患了失忆症,据说我忘了我最爱的人。”

  “等等,我患了失忆症吗?”


———


  周彦辰的失忆症终于告一段落。



  周锐去找朱星杰,才发现朱星杰早就把他自己从烟酒围绕的环境中解救出来,换言之就是终于度过了失恋后的颓废期。朱星杰看见他来了,就把周锐往自己身边拉,哗啦啦地倒了一堆苦水。


  周锐没说话,听到最后忍不住了,一巴掌捂住朱星杰格外多话的嘴。



  周彦辰在家里看着终于更新的美剧,窝进软乎乎的沙发里无言;在夜晚走过无人的长街,伫立在昏黄的街灯之下沉思;在玄关处垂眸换下新买的球鞋,按亮那盏挂在偌大房间中的孤灯。


 ———


  新电影上映,周彦辰依照惯例走进电影院,目光被靠在电影院门口的男人吸引住了。那人手里抱着大杯可乐,吸管好像是因为紧张而咬得有些扁、快破了,他长得好凶,让周彦辰也有些害怕。然后那男人就走了过来,透露着杀气的目光让周彦辰即便想跑也不大敢动。


  然后他说。


  “彦辰,你可能忘了我,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J.zen,朱星杰。”

  “喂…你要是无视我的话,我就把你摁进那边的那堆爆米花里。”


———



朴迟

20181027


【All辰】-Infatuate-(3)🚗-[朱正廷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前章戳主页】


(本篇all辰主正辰)

【高亮必看:Infatuate将是一个R级系列,一共六篇,其中包含1、彬辰(主////仆),2、星辰(恋人),3、正辰(情人),4、俊辰(上司与下属),5、卜辰(好友),6、贾花(表兄弟),系列中背景线相同,非现实向】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19553

👆AO3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占tag歉。


800fo点梗,随便来点什么梗,我写(拍胸脯)


当然,辰攻也可以点。

别的圈的梗也可以点。

【All辰】-Infatuate(2)🚗-[朱星杰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前章戳主页】


(本篇all辰主星辰)

【高亮必看:Infatuate将是一个R级系列,一共六篇,其中包含1、彬辰(主/////仆),2、星辰(恋人),3、正辰(情人),4、俊辰(上司与下属),5、卜辰(好友),6、贾花(表兄弟),系列中背景线相同,非现实向】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19529

👆AO3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熬夜更的,写完就发了没检查过,神智不清应该挺多bug。


【All辰】-Infatuate(1)🚗-[郑锐彬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顾陌凉 点的梗


(本篇all辰主彬辰,有一句话的星辰)

【高亮必看:Infatuate将是一个R级系列,一共六篇,其中包含彬辰(主///仆)、星辰(恋人)、贾花(表兄弟)、正辰(情人)、俊辰(上司与下属)、卜辰(好友),系列中背景线相同,非现实向】

【高亮:S//////M】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19484

👆AO3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我笔下的朱星杰怎么这么绿

【辰仁】-少年-[周彦辰x丁泽仁]-

现实向


 @生灵不灭.  @铜豌豆儿~  @悠哈 点的辰仁。


————

  他曾试着把世间美丽的图片捡拾,却发现自己无法看见像那日直射而下的聚光灯般耀眼的一束光芒,再也无法拼凑出像那双眼眸中的星光般使人惊艳的一幅景象,更无法寻到像那个直白活泼的少年般令自己沉陷的一张脸。

  他急躁,易怒,将斑斓色片尽数撕碎挥洒,看见少年站在他眼前,站在纷然落下的纸片之后,茫然而担忧,踌躇而失措。

  他紧张,慌乱,步履微踉上前与少年解释,故作镇定的声线颤抖着,直到最后一块薄纸落地,他被拥抱,被拍抚着肩头,自然而坦率,认真而疏离。

  他低头,看见鞋尖正踩着支离破碎的图画,最后笑笑,退后,看着身前的少年,默默将那勾人眉眼画进心间,然后揽紧少年,一切如前,恍然如初。

————

  周彦辰真正和丁泽仁熟络起来,是在位置测评分组后,虽然之前或多或少有来往,也只是浮于表面的礼貌交际,直到分到一组后,才逐渐混熟了。

  他们队的实力是参差不齐的,如丁泽仁便是数一数二的舞担、不需要被时刻记挂的,如胡致邦便是缺乏基本功、需要开小灶的,说不上天差地别,也是有一定差距的。

  周彦辰作为队长,很头大。

  丁泽仁作为Center,也很头大。

  一段关系的建立其实很简单,建立的媒介可能只是一瓶大汗淋漓时递来的维他命水,或是两个头大的人都想不再头大、于是凑到一起讨论如何让自己的脑袋缩小,这都成功建立起了周彦辰和丁泽仁的患难兄弟情。

  可事实是他们的头不仅没有缩小,周彦辰差点还把脑袋给磕坏了。


  正式舞台前,是所有练习生要把神经绷到最紧的时间段,周彦辰如是,只是他平时的状态已经算不上松弛,再紧上加紧,足以把他的体力、精神力耗得干干净净,然后对身体造成伤害。

  周彦辰直挺挺在丁泽仁面前倒下时,丁泽仁的脑子也嗡地一声宕机了,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蹲在周彦辰身旁,慌慌张张,声线都是颤抖着的。

  “彦辰哥,彦辰哥,彦辰哥。”

  丁泽仁小心翼翼地扶起周彦辰,怕对方的后背被磕疼了,就不敢使劲儿,接过瓶维他命水就往周彦辰嘴边送,小幅度地倾斜,让橙黄甜味液体往对方口中淌。

  周彦辰面容憔悴不堪,呼吸是急而虚的,被丁泽仁扶到救护车上后四肢也都还使不上力气,然后截住了丁泽仁还想再叮嘱些什么的话头,让他赶快回去。

  那时,丁泽仁对他彦辰哥的敬佩才又高了几个度。


  于是在主题考核再次分到同一组后,周彦辰与丁泽仁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成天形影不离,从宿舍到练习室,从练习室到全时,然后或许还会在半路打起雪仗。

  丁泽仁会趴在周彦辰宿舍门口喊,“彦辰哥,彦辰哥。”

  周彦辰就会在宿舍里头应,“诶!泽仁!”

  直到某日朱星杰看不下去了,他总觉得自己兄弟在和隔壁公司的练习生上演每日重播的偶像剧,端着脸往俩人中间一站。

  “喂喂,够了啊,你俩干脆睡一块去算了。”

  据说,当天晚上,朱星杰他们宿舍也差点失守,还是朱正廷来把一本正经要往周彦辰床上钻的丁泽仁抓回去的。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的确是奇妙的。

  周彦辰不仅和丁泽仁一起被淘汰,最后的合作舞台也还是在同组的。

  某日夜里,丁泽仁敲开周彦辰的房门,便被周彦辰热情高涨地邀请去全时逛逛,丁泽仁眼里闪着光还未答应下来,后头朱星杰便扬声说要一起去。

  “去!”丁泽仁点头。

  “那行,走吧。”周彦辰揉了揉鼻子,垂着眼睑套上了外套。

  周彦辰似乎是对朱星杰的跟随颇有些不满的,与丁泽仁二人走在前头,任由他兄弟落在身后几步远处,顶着冬夜寒风,一语不发。

  丁泽仁总觉得周彦辰有什么要和自己说,屡次投来无奈的眼神,嘴角抽动两下便又沉住了,欲言又止,直到钻进亮堂堂的全时里,周彦辰都没吱声。


  周彦辰的情绪很容易被黑夜牵动,有什么事儿都爱在入夜后给对方说,这点朱星杰深有体会,他都数不清自己陪周彦辰度过了多少个思绪泛滥的夜晚。

  然后每次天都快亮了,朱星杰才拍拍周彦辰肩膀,“兄弟,天亮了,是时候睡觉了。”


  丁泽仁和周彦辰再聚到一起,是离开偶练后几个月,丁泽仁用几条微信消息就把周彦辰约了出门,夏天还没过去,他俩就像在比赛谁先热死,裹得严严实实地去压马路。

  临近午夜,他们还并肩在路边逛着,丁泽仁抬头瞧着漆黑的夜空,周彦辰侧首瞧着丁泽仁,他这弟弟真是太好看了,比漫天繁星耀眼上千万倍,晃得自己心神恍惚、心脏怦怦地跳着。

  “泽仁。”

  “恩!怎么了彦辰哥?”

  周彦辰感觉此刻丁泽仁的视线灼热至极,烫得他不敢对视,踌躇着瞥向旁边,在嘴边的话语在对方正气凛然的注视下被活生生咽回去。

  “…我们自拍发微博吧。”

  周彦辰觉得自己真的找了个烂到爆的借口,哪想丁泽仁一拍手就连声赞同,在裤兜里掏出手机作势自拍。

  周彦辰压低帽檐,遮去满目怅然若失。


  回到家,周彦辰仰躺在床上,手机上是丁泽仁发来的微信消息。

  “彦辰哥!晚安!下次再约!”


  嗯,下次再约。


————

  他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始终隔着道跨不过也斩不断的银河。

  他终于明白,那又如何,他还能坐在银河这头,和那头的少年遥望,看看满天星斗,还有谁也未曾说破的满腔情意。

————


朴迟
20181005


这篇有一点点失水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