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All辰】-Infatuate(2)🚗-[朱星杰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前章戳主页】


(本篇all辰主星辰)

【高亮必看:Infatuate将是一个R级系列,一共六篇,其中包含1、彬辰(主仆),2、星辰(恋人),3、正辰(情人),4、俊辰(上司与下属),5、卜辰(好友),6、贾花(表兄弟),系列中背景线相同,非现实向】



——————

https://shimo.im/docs/QFMtxy4xbtQsPk8N/

👆石墨停车场


https://shimo.im/docs/iOmF9GmyPpAhcCmt/

👆石墨图片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熬夜更的,写完就发了没检查过,神智不清应该挺多bug。


【All辰】-Infatuate(1)🚗-[郑锐彬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顾陌凉 点的梗


(本篇all辰主彬辰,有一句话的星辰)

【高亮必看:Infatuate将是一个R级系列,一共六篇,其中包含彬辰(主仆)、星辰(恋人)、贾花(表兄弟)、正辰(情人)、俊辰(上司与下属)、卜辰(好友),系列中背景线相同,非现实向】

【高亮:S//M】

——————


https://shimo.im/docs/5CpB4w13quEKUY45/ 

👆石墨停车场

https://shimo.im/docs/EF3TEyjAgu8yyrZk/ 
👆石墨图片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我笔下的朱星杰怎么这么绿

【辰仁】-少年-[周彦辰x丁泽仁]-

现实向


 @生灵不灭.  @铜豌豆儿~  @悠哈 点的辰仁。


————

  他曾试着把世间美丽的图片捡拾,却发现自己无法看见像那日直射而下的聚光灯般耀眼的一束光芒,再也无法拼凑出像那双眼眸中的星光般使人惊艳的一幅景象,更无法寻到像那个直白活泼的少年般令自己沉陷的一张脸。

  他急躁,易怒,将斑斓色片尽数撕碎挥洒,看见少年站在他眼前,站在纷然落下的纸片之后,茫然而担忧,踌躇而失措。

  他紧张,慌乱,步履微踉上前与少年解释,故作镇定的声线颤抖着,直到最后一块薄纸落地,他被拥抱,被拍抚着肩头,自然而坦率,认真而疏离。

  他低头,看见鞋尖正踩着支离破碎的图画,最后笑笑,退后,看着身前的少年,默默将那勾人眉眼画进心间,然后揽紧少年,一切如前,恍然如初。

————

  周彦辰真正和丁泽仁熟络起来,是在位置测评分组后,虽然之前或多或少有来往,也只是浮于表面的礼貌交际,直到分到一组后,才逐渐混熟了。

  他们队的实力是参差不齐的,如丁泽仁便是数一数二的舞担、不需要被时刻记挂的,如胡致邦便是缺乏基本功、需要开小灶的,说不上天差地别,也是有一定差距的。

  周彦辰作为队长,很头大。

  丁泽仁作为Center,也很头大。

  一段关系的建立其实很简单,建立的媒介可能只是一瓶大汗淋漓时递来的维他命水,或是两个头大的人都想不再头大、于是凑到一起讨论如何让自己的脑袋缩小,这都成功建立起了周彦辰和丁泽仁的患难兄弟情。

  可事实是他们的头不仅没有缩小,周彦辰差点还把脑袋给磕坏了。


  正式舞台前,是所有练习生要把神经绷到最紧的时间段,周彦辰如是,只是他平时的状态已经算不上松弛,再紧上加紧,足以把他的体力、精神力耗得干干净净,然后对身体造成伤害。

  周彦辰直挺挺在丁泽仁面前倒下时,丁泽仁的脑子也嗡地一声宕机了,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蹲在周彦辰身旁,慌慌张张,声线都是颤抖着的。

  “彦辰哥,彦辰哥,彦辰哥。”

  丁泽仁小心翼翼地扶起周彦辰,怕对方的后背被磕疼了,就不敢使劲儿,接过瓶维他命水就往周彦辰嘴边送,小幅度地倾斜,让橙黄甜味液体往对方口中淌。

  周彦辰面容憔悴不堪,呼吸是急而虚的,被丁泽仁扶到救护车上后四肢也都还使不上力气,然后截住了丁泽仁还想再叮嘱些什么的话头,让他赶快回去。

  那时,丁泽仁对他彦辰哥的敬佩才又高了几个度。


  于是在主题考核再次分到同一组后,周彦辰与丁泽仁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成天形影不离,从宿舍到练习室,从练习室到全时,然后或许还会在半路打起雪仗。

  丁泽仁会趴在周彦辰宿舍门口喊,“彦辰哥,彦辰哥。”

  周彦辰就会在宿舍里头应,“诶!泽仁!”

  直到某日朱星杰看不下去了,他总觉得自己兄弟在和隔壁公司的练习生上演每日重播的偶像剧,端着脸往俩人中间一站。

  “喂喂,够了啊,你俩干脆睡一块去算了。”

  据说,当天晚上,朱星杰他们宿舍也差点失守,还是朱正廷来把一本正经要往周彦辰床上钻的丁泽仁抓回去的。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的确是奇妙的。

  周彦辰不仅和丁泽仁一起被淘汰,最后的合作舞台也还是在同组的。

  某日夜里,丁泽仁敲开周彦辰的房门,便被周彦辰热情高涨地邀请去全时逛逛,丁泽仁眼里闪着光还未答应下来,后头朱星杰便扬声说要一起去。

  “去!”丁泽仁点头。

  “那行,走吧。”周彦辰揉了揉鼻子,垂着眼睑套上了外套。

  周彦辰似乎是对朱星杰的跟随颇有些不满的,与丁泽仁二人走在前头,任由他兄弟落在身后几步远处,顶着冬夜寒风,一语不发。

  丁泽仁总觉得周彦辰有什么要和自己说,屡次投来无奈的眼神,嘴角抽动两下便又沉住了,欲言又止,直到钻进亮堂堂的全时里,周彦辰都没吱声。


  周彦辰的情绪很容易被黑夜牵动,有什么事儿都爱在入夜后给对方说,这点朱星杰深有体会,他都数不清自己陪周彦辰度过了多少个思绪泛滥的夜晚。

  然后每次天都快亮了,朱星杰才拍拍周彦辰肩膀,“兄弟,天亮了,是时候睡觉了。”


  丁泽仁和周彦辰再聚到一起,是离开偶练后几个月,丁泽仁用几条微信消息就把周彦辰约了出门,夏天还没过去,他俩就像在比赛谁先热死,裹得严严实实地去压马路。

  临近午夜,他们还并肩在路边逛着,丁泽仁抬头瞧着漆黑的夜空,周彦辰侧首瞧着丁泽仁,他这弟弟真是太好看了,比漫天繁星耀眼上千万倍,晃得自己心神恍惚、心脏怦怦地跳着。

  “泽仁。”

  “恩!怎么了彦辰哥?”

  周彦辰感觉此刻丁泽仁的视线灼热至极,烫得他不敢对视,踌躇着瞥向旁边,在嘴边的话语在对方正气凛然的注视下被活生生咽回去。

  “…我们自拍发微博吧。”

  周彦辰觉得自己真的找了个烂到爆的借口,哪想丁泽仁一拍手就连声赞同,在裤兜里掏出手机作势自拍。

  周彦辰压低帽檐,遮去满目怅然若失。


  回到家,周彦辰仰躺在床上,手机上是丁泽仁发来的微信消息。

  “彦辰哥!晚安!下次再约!”


  嗯,下次再约。


————

  他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始终隔着道跨不过也斩不断的银河。

  他终于明白,那又如何,他还能坐在银河这头,和那头的少年遥望,看看满天星斗,还有谁也未曾说破的满腔情意。

————


朴迟
20181005


这篇有一点点失水准,见谅【。】


【贾花/彦正】-冷冬热欲🚗-[黄明昊x周彦辰x朱正廷][R18]-

预警在连接内


  @亮亮的灯泡 点的梗


内有cp:彦归正传,富贵花开

(是一个,“我把你当CP粉头,你却想上我”,的故事。)


【高亮:富贵花开的车,开车与彦归正传无关】

【高亮:彦正走感情,贾花走肉体】

【高亮:黄明昊单箭头周彦辰,周彦辰双箭头朱正廷】


——————

https://shimo.im/docs/1V7YcXuRqUEufd4W/ 

👆石墨停车场

https://shimo.im/docs/W9dt9TWQcH4G1sjU/ 
👆石墨图片停车场


——————


这辆车不香,不是很会写这种题材。

潦草、草率、乱七八糟的破车。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置顶】

我是朴迟,佛系杂食写手,CP洁癖请绕道,谢绝杠精、KY。


搞的圈和CP数不胜数,懒得列。


点梗必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高亮:虽然开的车多,但不是色情写手。


提问箱→ https://peing.net/zh-TW/piaochi?event=0


“认真写文,认真生活。”

“这世间就不怕认真二字。”

【牛桃】-莫提曾经-[吴亦凡x黄子韬]-



  “曾经我最怕的,是与你形同陌路,纵使擦肩而过也不屑于对视,纵使面对着面也也不屑于拥抱。”


—————


  黄子韬最后一次面见吴亦凡,是在关于他们的那些新闻全都自讨没趣地消失以后,被一通陌生电话叫出去的,没有显示来电,但黄子韬将电话接通后,听那边的一个“喂”,就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

  “凡哥。”

  黄子韬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再次叫出这个称呼,明明早就将那些吴亦凡不待见黄子韬的新闻看了个遍,却还是沉溺于这半刻不真切的温情,好像已经是很久未感受过的温情,一把将黄子韬砸进那个名为过去的深渊里,将那些兄弟互爱互助的片段播放给黄子韬看。

  而黄子韬就是那个伸长了胳膊想要留住什么的人,或是想要把自己留下的人。

  “韬,出来见个面。”

  黄子韬恍恍惚惚就答应了,定好时间地点后对方就没再说话,是在等他挂电话,黄子韬可能不大舍得,但怎么能表现出来,咬咬牙便将电话挂断,然后盯着那未显示主叫号码出神。

  吴亦凡的用意他怎么可能不懂,总之他是决拿不到吴亦凡的电话号码了。


—————


  在约定好的时间走进约定好的餐厅时,黄子韬满脑子只想着不要在去包厢的路上遇到吴亦凡,他预料的情况全是关于包厢内的,若是在半途被截住,那可就真的乱套了。

  所幸老天在以前耍了他那么多次后,终于肯遂一次他愿了。

  吴亦凡是组织这顿饭的,自然早到些,完全在黄子韬意料之内的已经坐在包厢里翻看着菜单,听见推门的声音便抬起脑袋。

  “韬。”

  “凡哥。”


—————


  黄子韬一直都是个偏向于感性的人,因此他冲动、莽撞、又爱哭,更因此才会在吴亦凡快步走上前来拥抱的几秒之内,卸尽那些预设的伪装,鼻头泛酸,又喊了次久违的称呼,这次声线是打着颤儿的。

  “Kris哥。”

  “嗯,韬儿。”

  而吴亦凡从头至尾都是趋向于冷静的那一方,生怕那些兜了许久的情感会随着眼前的弟弟一块儿决堤,拥抱也点到为止,却还是让黄子韬红了眼角。

  “好久不见。”


—————


  黄子韬饭菜都没吃多少,倒是酒喝得多,也不管吴亦凡喝不喝,自己醉得一塌糊涂,双颊都扑上淡红,也知道不敢趴在吴亦凡肩上,托着腮帮子眼神迷离地瞧着吴亦凡。

  然后他就奇怪了,他俩的关系是怎么从形影不离走到现在这步的?


  黄子韬想到他们一开始的模样,他可以看见蟑螂就一跃而起尖叫凡哥救命,他可以在夜里冲澡的时候叫吴亦凡在门口等候,他还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我要在二十二岁那年成为Kris哥”这样的话。

  黄子韬说,“Kris哥,我好想你。”


  黄子韬想到他们后来的模样,他在吴亦凡离开的时候有感被欺骗、被抛弃,他气急败坏在社交平台怒斥吴亦凡,他被冲动支配、被仇恨驾驭。

  黄子韬说,“吴亦凡,我好恨你。”


  黄子韬想到他们现在的模样,他老早就知道那个螳臂挡车的少年用心良苦,他知道自己鲁莽行事不计后果,他也知道吴亦凡对他不待见,他更知道是自己让他们走到了尽头。

  黄子韬说,“凡哥,我错了。”


  黄子韬知道,他们下了盘棋,吴亦凡是那个看的长远的博弈者,而他不过只看着眼前,待到局势天翻地覆之时,做任何挽救都为时已晚。

  “Kris哥,吴亦凡,凡哥,原谅我。”
  “对不起,我错了。”


—————


  翌日,黄子韬是在头痛欲裂中醒来的,满目苍白一片,除开酒店便只有医院了,当然是前者,他短时间不大能想起来昨夜发生的事,皱紧眉头敲打宿醉迟钝的脑袋。

  门铃响起,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去开门,客房服务员递来碗白粥,公式化地说着些什么然后转身就离去,黄子韬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当即蹲下身,却愣是挤不出半滴眼泪来了。


—————


  吴亦凡离开酒店的时候,黄子韬早就睡死过去了,他被黄子韬那一句接一句的道歉念得头疼,他不爱提及过去,也莫名抿着唇想要大哭一场,红着双眼轻轻关上房门,皱着鼻子迈着大步,不曾回头。

  但他还是算好了黄子韬醒来的时间,在前台预定了碗白粥。


—————


  黄子韬是在吃着白粥的时候哭出来的,温热引出了鼻腔的酸涩感,让本就清淡的粥水变得索然无味、难以下咽,但黄子韬还是皱着眉头将整碗白粥清空。

  然后用手掩着双眼笑了起来,勾起的嘴角接住半滴眼泪。


—————


  “如今我愿的,是你我从此陌路,却能各自安好,看那前程似锦,却不再有我与你同路。



朴迟
20181001




- 牛桃是我一直以来放不下的执念,每当提及都会哭泣的存在。

- 我昨晚做了个关于牛桃的梦,醒来后还一直在哭,所以把梦境写成了文。

【All辰】-哥哥,教我好吗🚗-[All(2)x周彦辰][R18]-

预警在连接内


 @柒。  @用户6512342690 两位点的all辰,上次说了还有一篇。


内有cp:农辰 满天星辰
(有两句话的丞辰,正辰,鬼辰)


【高亮:NTR情节】

——————


https://shimo.im/docs/jSj98NM9abMHM7AW/ 

👆石墨停车场


https://m.weibo.cn/5340945775/4288251998871573
👆微博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彦正】-酒气🚗-[周彦辰x朱正廷][R18]-

预警进链接看


 @Lohija 点的彦正醉酒道具梗。


——————


https://shimo.im/docs/ofrySpUWnH0feSzU/ 

👆石墨停车场


https://m.weibo.cn/5340945775/4287425209249616
👆微博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All辰】-喵,喵🚗-[All(3)x周彦辰][R18]-

预警进链接看


 @用户6512342690  @柒。 两位点的all辰,过段时间还有一篇。


内有cp:彬不彦诈 漫天星辰 口不泽彦

【高亮:彦辰猫化】

——————


https://shimo.im/docs/HrgXG0qQlfg6Mrkq/ 

👆石墨停车场(已补)



https://m.weibo.cn/5340945775/4281317354560983
👆微博停车场


——————

老样子不亮走评论
翻车请及时联系我补档

今天小辰的gif永远在我心里珍藏。

【辰星/星辰】充电式电锯-[朱星杰x周彦辰]-


辰星辰无差,现实向

——————————


  “星杰,他们再这么说你,我就要提上我的充电式电锯砍人了。”

  那时,周彦辰愤然扔下手机,显然是码完字发送后正在等待对方回复,青涩而稚嫩未脱的脸上满是怒意,皱着眉咬牙切齿,让刚刚回到家的朱星杰几乎都能听见磨牙声。

  “…兄弟,不用这么激动。”

  朱星杰没听太清楚,虽然对于什么什么式电锯有一万个疑问,看着这个戳手机用力得仿佛可以把屏幕按破的弟弟,也不敢开口多问,只敢赶紧安抚在气头上的人——即使自己刚刚还在为最近那些破事郁郁寡欢。

  周彦辰就是看不得,他放在心尖上的哥哥被人无端诋毁,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将细小的缺点放至最大,又要忽视那些优点,网民愚昧,对朱星杰不公,年轻气盛的他就挑了闲来无事的一天专门在家中与喷子在线对喷。

  “我就是看不下去了。”

  朱星杰本有些低落,在看见弟弟那怒火滚滚的脸的同时,心里又暖又软,重庆酷盖的眼眶竟有些发热湿润,抬手揉乱了周彦辰的头发,胸膛里闷响两声。

  “谢谢。”


——————————


  周彦辰是在结束了工作后用小号刷微博时,看见铺天盖地的谩骂的,有说他哥抄袭的,有说他哥不好看的,还有因为这种事上升咒骂他哥父母的。

  周彦辰觉得自己的手指在触碰到屏幕的时候都是颤抖的,他很久没这么生气过,这几年来他早就改掉了那易怒冲动的性子——或许是他自以为自己改掉了,不然现在怎么会仍在使用小号不顾后果地反驳那些扎眼的言论。

  更或许,只是因为朱星杰是特殊的罢了。

  他可以忍气吞声,可以温柔似水,可以在任何时候垂眸不语,甚至可以在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摆摆手说算了不是什么大事,但绝不可以容忍有人发表对朱星杰的负面言论,一刻都不能忍。

  那是谣言刚起的时候,周彦辰到达朱星杰家里时已接近夜晚,自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锁进去,那哥正坐在沙发上,点着根烟叼在嘴里,听见声响就懒懒抬眸算是打了招呼,手机放面朝上放在遥远的电视下充电。

  周彦辰看见朱星杰那分明沉了几分的脸,就知道他哥肯定知道网上那些事儿,便也就不说话,将钥匙放在茶几上,坐在他哥身边,静静嗅闻漫在空气中的烟草香。

  朱星杰连着抽了两根烟,将第二支烟碾灭在水晶烟灰缸里后,就软下身子靠在周彦辰肩头,他知道这弟弟在等自己打破安静的局面,可他有那么多那么多东西想说,想骂,想甩在喷子脸上让他带好脑子自己看看,以至于在周彦辰面前竟是半个字都挤不出来了。

  许久,朱星杰才垂下眼眸,抬手挠了挠眉心,然后放松下来盖住眼中涌动的情绪,他知道周彦辰即使不看他的眼睛,也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


  “我是个音乐人。”

  是,朱星杰是个音乐人。

  所以他以前可以忍受那些对他实力的质疑,对他水平的批判,对他样貌批评与嘲笑,实力不佳他承认,水平不够可以练习,长得不讨喜那就用才华说话。

  可是他受不了自己的作品被人贴上“抄袭”的标签,被人泼上墨,纹上可能这辈子都洗不去的纹身,被迫背上这口自己最为厌恶憎恨的黑锅,他忍不了,觉得委屈,觉得憎愤,觉得太不公平。

  他向来堂堂正正,即使在最苦的岁月里,最难捱的日子里,也从未想过走旁门左道博取名利,从未想过,又怎会在好不容易熬出头后去干这些事,他知道这对音乐人来说有多么毙命,更不会让自己成为自己最鄙夷的人。

  “他们让我什么都不要说,等事情过去。”

  一口气堵在喉头不知该吐该咽,他需要周彦辰的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支持。

  周彦辰拉开他哥哥的手,看着朱星杰那双半眯起来水淋淋的眼睛,轻轻说了句话,然后侧首吻住了他哥泛红的眼角。


——————————


  这天,周彦辰开始今天的拍摄任务,脸上妆化到一半便摸起手机,他看见朱星杰新发的微博,想起昨天晚上通电话时对方又沉又哑的声线。

  “彦辰,你之前整天说的那个什么电锯好用吗?”
  “充电式电锯,怎么了哥?”
  “哥写完歌词了,现在想去砍人。”


——————————


  那日,他是这么说的。

  “不想忍的时候,就去干,有我在你后边,不用怕。”


——————————


朴迟
2018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