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四章

“雷狮殿下,皇上传见。”
恭敬声音传来,雷狮握着书卷的手顿了顿,而后微微颌首以示明了,就将手中书卷放下,撑着案面起身拂拂衣物缓缓跟随来人走去。

又是一年春,微风和煦轻柔吹拂大地,春风不似夏风那样温热,又不似秋风那样浮躁,也不似冬风那样寒冻。
正因如此,雷狮最喜爱春季的气候与环境,他的性子也在这个季节最为柔和不易怒,更或许是长大了,便更会隐藏真实情绪了。
“雷狮殿下,今年的春较两年前暖了呢。”
“是么?吾还真是没发现。”
春风的确是暖了。
可吹进雷狮心里,是寒的。

清茶躺在瓷杯中,透明茶水中看不见一点茶渣,飘渺的热气一点点往上升,茶香顿时弥漫至整个书房。
雷狮伸手端起茶杯送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享受与父亲之间无言的宁静,这就是皇上与三皇子的相处模式,却也是随了两者的喜好。
这两年光阴,雷狮的性子与能力逐渐地展现在了一国之君面前——理性,不容抗拒,善于领导,各方面的极高造诣。这并未令一国之君惊讶,反倒是恰好如他所预料,只是展现的更快了些,十五岁的孩子便达到了他对其及冠之年的预期能力。
三皇子在多次不言不语的宁静中,早就猜测到了父皇感情上更偏爱自己,才可极少言语坐享宁静,可父皇理性上自然更偏向太子,才会少与自己谈及国家政事。
在能力上,自己还是要逊了些。
在那人给的警告后,自己花了两年时间使父皇开始注意自己,可能力始终比较为年长的太子弱些,倒也合了自己的心思。在没有势力时,还是不能过为显眼。
一个时辰过去,三皇子与皇上一同走出书房,三皇子的个子已及其父皇的肩头。
长大了。
皇上等着雷狮长大,盼其一日可与自己谈论政事。
雷狮等着自己长大,盼着一日自己可以父皇谈论政事。
当那日到来,雷狮的成功之日,便不远了。

“两年了,未想这战役竟能持续如此之久。”
“嗯,毕竟来时也没想到引起战乱的竟是叛军,势力太大,需要点时间。”
“安将军,你怎不说话?”
营帐内,气氛沉重得令人无法喘息,几名将军围绕着一副手绘地图谈论个没完,每一条新提出的战术却总在不久后被否决。
安迷修站在军师身旁,不动声色地看着几名前辈谈论,这已成了他的习惯,不会在不必要的时候插话——尤其在前辈说话时,哪怕身在战场。
“安觉得,这场战役拖得太久,应速战速决,莫要待到军心散漫。”
“安将军,这点相信在场各位将军都十分清楚,只是我们需要排兵布阵,而以此达到更易攻破敌军的目的。”
“安将军不是号称兵法才子么?怎在此时却没了办法?”
不信任,轻蔑。
安迷修真切地感受到了前辈对自己的负面看法,可纵使兵法造诣之高如他,实战时的变数亦是会令人束手无措的。
更何况,自己也觉得这个将军之位,来得太早,自己未及成熟如此。
“安有一计,只是不知是否适当。”
“…但说无妨。”

彻夜难眠。
雷狮紧皱着眉头,又翻了个身子,眼中疲惫难堪,却始终闭不上眼。
太子之位,边关之战。
前者忙得他无法脱身,日夜苦苦付出学习,只待有一日决定成败,以至于无时无刻冥思苦想,夜不能寐。后者乃当今朝廷最紧张之事,始料不及的叛乱使文武百官惶惶,折兵马无数,这本不由自己忧心,自己也不愿忧心,可奈何安迷修就在前线。
雷狮知道自己本应相信安迷修的能力,可这毕竟是其被封为将军后的第一场战役,竟是一场叛乱之战,他担心那人会出了差错。
寂静中,只听床上三皇子长叹一声,无力与月光一同洒在房内,挥之不去。

“狮儿!”
“母妃。”
贵妃将雷狮迎进殿内,脸上笑意掩盖不住,将三皇子搂进怀中,玉指轻柔抚上他的脸颊。
“母妃,只是一个月未见,何必如此欣喜?”
雷狮无可奈何地任由生母搂着自己,隐隐笑意藏在眼底。
宫内装潢华丽,贵妃身披锦绣,哪一样不是贵妃因他三皇子招皇上喜所沾的光?贵妃或许真会觉得,她此生做的最正确的事便是生下了三皇子。
“狮儿突然来探望母妃,母妃自然欣喜。”
“母妃,此事前来,吾有一正事要与母妃倾谈。”
贵妃出生名门贵族,其父兄在朝廷上皆有一定地位,这一处关系,雷狮不想攀也一定得要攀。
更何况一月前的相见,贵妃便使出各种旁敲侧击,希望雷狮主动攀上这层关系。
“狮儿你说。”
“母妃上次提出的,吾思前想后,认为…”
“可行。”

“狮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吾还欠一样东西。”
雷狮有了盾,有了甲,有了一身技艺,只剩下一件东西,至关重要。
“利剑。”


TBC.

朴迟

呜呜呜呜这篇也超短,原谅我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