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五章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灰蒙蒙的天压得雷狮心头沉闷,这应是这个夏季最后几场雨之一。
炎夏,快要过去了。
时间,过得可真慢。
雷狮抬眸瞧见窗外在雨中撑着伞缓步走来的人,蹙了蹙眉,将疲惫藏进眼底,站起身转动酸软的腰,走到门旁。
“三皇子殿下。”
“嗯,请进。”
雷狮让了让身子,来人点点头将湿漉漉的油纸伞放在门外,便进了房。
“安迷修率军攻破敌军大营?”
雷狮杯中的茶未动过一口,可见他如何专注于面前人所说的事,本属于孩子的激动终于从眼底露了出来。
“是,并且以安将军自己提出的计策。”
他心中大石终于沉下,那年少将军果然非同凡响,他不像其他将士那般有着铁血之情,但一旦在战场上手持长枪,便永不会给敌人留活路。
“嗤…果真…”
“不出意料,很快便能回京了。”

要回来了,我的利剑。

数月后,已是冬季尾声,一队军马浩浩荡荡胜仗回京,将军出发时披的红色披风随着凛冽冬风飘扬。阔别近三年的城门映入眼中,安迷修放下的心便再次悬了起来。
三年,谁知一切是否已物是人非?
愈是接近皇宫,心中忐忑更甚,本应满面傲意接受荣誉的将军,却从心里害怕接近皇宫。
“安将军,先去向皇上复命。”
“嗯。”
将军理了理身上衣物,迈步走去,一步步傲气昂扬中不见一丝少年的青涩。

雷狮站在房门口,任由凛冽寒风肆虐并灌进身后居所中,心情却止不住的起伏翻涌,引以为傲的情绪调节在此刻似乎起不了一丝作用。
计划已久的时刻终于快要到来。
“三皇子殿下,安将军此刻正向皇上复命,晚些或许会来见旧主…”
“不,他不会来的。”
“啊?…”
“他有更重要的人要去见…冷,回去。”
雷狮才明白自己心中情绪为不甘与恼怒,拂袖垂眸闷哼一声,转身入了房内。
他不愿承认自己站在门口是为了等待何人,不愿承认心中焦虑急切,直到侍从把心思戳破,才醒悟自己的等待是徒劳,又恼怒极致进了房。
安迷修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主子。

“安迷修…安迷修…”
复命完毕的安迷修踏出大殿没多时,幽幽的声音便又在耳边响起,唤得安迷修头皮发麻,浑身肌肉猛地紧绷。
“主人让你去见他。”
主人!…
安迷修心跳渐渐加快,握紧了拳头,目光游离。
“我没有主人。”
“什么?…”
年轻将军的目光遂变坚毅,嘴角抹起一丝笑意,一字一顿道。
“我安迷修从没有主人。”
“安迷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然知道。”
“我安迷修,没有主人,也不愿听命于我认为无能的人。”
“若要说忠诚,我此生可能只会忠诚于一人,那人,绝不会是你口中的那位。”
寒风再次刺骨,将军的红色披风飞扬,那声音匿在寒风呼啸中,而将军眼中盈满傲意,踏步远离。

“三皇子殿下,安将军求见。”
“安迷修?…让他进来。”
雷狮放下手中书卷,蹙眉抬眸只见窗外天色尚早,不由疑惑安迷修竟出乎意料今日来拜访,便起了身到门口迎去。
那年轻将军风尘仆仆,可见并未在别处停留歇息便直奔此处,雷狮自然难掩脸上欣喜,将安迷修迎了进来。
“雷狮殿下。”
安迷修见雷狮成长模样自然也惊喜万分,沉下心来故作冷静行了个礼。
“…你可算回来了,安迷修。”
安迷修抬眸见雷狮长呼一口气,那已褪去稚嫩的眼眸微微弯起。
“是,殿下,臣回来了。”

安迷修盯着雷狮的脸庞发怔,一别三年,这三皇子的变化竟出于自己意料,生活品质似乎也愈来愈高了。
“安迷修,你看着吾做甚?”
雷狮看着安迷修手足无措视线不知该往那里放的样子直想发笑。
“殿下长大了…”
“那是自然,你也一样。”
“殿下这几年过得如何?”
“不错,还多亏了你临走前的嘱咐。”
雷狮笑笑,走至安迷修身旁,将脸凑到人耳边,呼出气息打得人浑身酥麻。
“如今吾身边,太子的人可只有你一个了,安迷修。”
安迷修闻言终于放下心来,他生怕雷狮不信他…那可能如今回来便已见不到三皇子了。
“归来前,你定是在担忧吾的安慰罢?”
“是,所幸殿下并无差错。”
雷狮垂眸叹了一声,尔后眼带笑意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吾需要你的一臂之力。”
安迷修怔了怔,遂单膝跪在雷狮面前。
“臣并非太子的人。”
“臣愿付出所有支持雷狮殿下。”


TBC.

朴迟

仍然短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