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雷卡】-繁星璀璨-[雷狮x卡米尔]-

#歌手x经纪人

这世界繁星璀璨,落在黑暗中。令人们只看见那闪烁的一片星光,而忽视了其后无边的黑暗。

重新亮起了灯的场馆中空无一人,几个负责收拾场地的工作人员才从黑暗中走出来,面对满地狼藉与舞台上被扔上来的礼物早已习以为常。
一身大汗淋漓的少年还站在休息室内喘着气,听着来自经纪人的熟悉的脚步缓缓接近。
“卡米尔。”
“雷狮,辛苦了。”
卡米尔点点头表示对雷狮的赞同,抬手将少年湿透的刘海拨开。
“不得了嘛,这次居然没有教训我没收下粉丝给的礼物?”
雷狮抱起手臂挑挑眉,眯起眼眸看着自家经纪人,嘴角抹起一个勾人心魂的弧度,为了效果而点缀在眼角的闪粉在灯光下隐隐发亮。
若说刚刚接手这个艺人的时候卡米尔还会因为他的笑容而愣上几分,那现在卡米尔就根本能够无视这用来勾引少女的把戏了。
卡米尔抬起眸子看了看雷狮,眼里才染上一些严肃的神情。
“你知道你没有收礼物会被我教训,怎么不收?你知道收一次礼物,你给粉丝的印象会好多少吗?”
“我的卡…本大爷今天又蹦又跳又唱的讨好他们,都累死了,还得收礼物去讨好啊?”
雷狮有些不悦的蹙起眉头,将已经到了嘴边的粗口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不说你了。收拾收拾回酒店休息吧。”
那经纪人刚要离开房间,就被雷狮抓住了手腕往怀里扯了去,一睁眼就看到雷狮凑近的脸。卡米尔咽了咽口水,脸上就泛起一丝粉红。
“今晚跟我一个房间。”
“…嗯。”

雷狮是在四年前出道的歌手,因为出道歌曲一炮而红,成为了公司的顶梁柱。如今手机,电视等所有传媒可及的地方,几乎都能看见雷狮的身影,亦有了许多热捧他的粉丝。
然而雷狮并不是什么热情的人,更不会为了人气对粉丝微笑握手拥抱,一切都是看他的心情。
卡米尔是雷狮所属公司旗下的经纪人,陪伴了雷狮四年,为人谨慎。他多次为雷狮压下负面话题,才使得这么一个在娱乐圈里一点也不八面玲珑的歌手仍然口碑良好。
就在雷狮出道后两年,朝夕相处的两人确定了彼此间的关系,成为了只有他们两人自己知道的一对情侣。

“雷狮,你今天的演唱会很顺利。”
“除开我没收礼物这点,对吧?”
“嗯,而且还是那个老毛病,别总板着个脸。”
“喂,我说,卡米尔…”
正在用手机刷微博的雷狮撇了撇嘴把手机收了起来,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危险。雷狮起身,将正在用平板订甜品外卖的卡米尔拉进怀中,一把抽走了怀中人的平板。
“都到酒店了,能不能不聊工作的事。”
卡米尔看看被抽走的平板,再看看一脸严肃与不满的雷狮,叹了口气任由眼前的人抱着。
“好吧,平板还我。”
雷狮被这么一提醒,垂下眸子看了看手中平板屏幕上的画面,只看到那一屏幕各款各式的蛋糕。
“我也想吃…烤串。”
“晚上吃烤串会长胖的,雷狮,注意身材管理。”
雷狮刚想反驳卡米尔,让卡米尔也要注意身材管理不能吃甜食,可看见卡米尔挣脱怀抱夺过平板一副兔子扑向胡萝卜的样子…就说不出话了。
好吧…吃吧…
外卖没多时便到了,卡米尔拿着叉子心满意足的吃完了整块蛋糕,眯起眼睛感叹人生美好时,嘴巴突然被覆住了。他眼前是雷狮放大了好多倍的俊俏脸庞,那双眸覆满星光熠熠。
“唔?”
雷狮将卡米尔扑倒在床上,用舌尖将卡米尔嘴角残留的奶油送进人嘴中。
“雷狮,你…”
“蛋糕也吃完了,那就来做一些晚上应该做的事吧。”
“啊?”
“减,肥。”

翌日天还未亮,浑身酸痛的卡米尔便将还在梦乡里的雷狮叫了起来,如保姆一般拖着那个半梦半醒的人洗漱,然后扔上了车赶行程。
这时在车上,雷狮再次沉入梦乡,卡米尔才有机会掏出手机。手机的屏幕亮起,几条消息令卡米尔眼中闪过不耐烦与厌恶。
自从雷狮第一次召开演唱会并且次次都不愿意收下礼物——偶尔在自己的威逼下会收下那么一件,就有各方媒体想借这事做文章。虽说每次都被自己压了下来,但这手段真是令人厌恶。
更何况如今网络资讯如此发达,网民更是容易被大众媒体牵着鼻子走,就像墙头草一般四处倒。媒体添油加醋的文章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身旁那个家伙的声誉。
实在是不想这个出道才四年的歌手太快发现这个圈子的混乱。
卡米尔蹙眉垂眸,无奈的叹了口气在手机上打字回应对方那令自己厌烦的消息,觉得不会出现问题后放下手机。
身旁熟睡的自家艺人正巧因为一个转弯而靠在了自己肩膀上,毫无形象可言的睡相使他那令万千少女大喊戳萌点的犬齿在卡米尔眼中暴露无遗。此刻的雷狮哪还有昨晚那副要吃了卡米尔的凶狠模样。
…让雷狮,在这个圈子里再随心所欲一会吧,自己撑着…就好了。

一张张JPG照片伴随着叹息被鼠标的光标拖入回收站,象征着拍下照片的人一夜心血的付诸东流。
“这雷狮,怎么就这么难抓住黑点。”
电脑前的人咬紧了后槽牙,握着鼠标的手上青筋暴起,一句问候雷狮母亲的粗口就在嘴边。
他蹲点雷狮跟他的行程,比任何粉丝还要疯狂,每次蹲在酒店前就是为了那几张照片。昨晚蹲点拍下的照片和以前一样——只有雷狮和他那个经纪人。
因为不甘心,他今早也联系了雷狮的经纪人,却被几句话噎得无话可说,那个经纪人的言语使得自己像个傻子。自己的确不能小看雷狮这个歌手了,他的经纪人也实在是太难突破了。
其实自己也知道,雷狮不收粉丝礼物这一点是完全不能影响雷狮并且根本炒不起的,明星不收礼物完全可以说是为了安全起见。
雷狮,雷狮。
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至今都没有负面新闻?
“呵,雷狮,总有一天,你的新闻会被我挖出来的。”

这是这次巡回里最后一站演唱会,是雷狮圆满成功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
他在全场欢呼与高喊自己名字的声音中挥手与一众粉丝告别,站在升降台上保持嘴角上扬的笑容,直到升降台完全降下,那一脸笑容就收了起来,接过一旁工作人员递来的毛巾擦去额角汗珠,一边向旁边等待的人投去有些期待的眼神。
“很棒。”
卡米尔看着雷狮,不改以往风轻云淡地评论了一句,接触到自家艺人有些怒恼的眼神才干咳两声,换上一副微笑。
“走吧,收拾收拾,参加庆功宴。”

雷狮喝大了。
这次庆功宴也算是撒开了地喝,从前他总被卡米尔控制着不让喝酒。这次因为是庆功宴,身为经纪人的卡米尔也不好让自家艺人扫兴,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唔,卡…卡米尔…嗝…”
卡米尔架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雷狮,听着他迷迷糊糊烂醉如泥地念叨自己的名字,然后又七倒八歪地想去找消防栓亲吻,第一次有了想把这个家伙扔在这里不管的冲动。
以后可千万不能让他喝酒了。
卡米尔如是想着,使出浑身力气将雷狮从消防栓旁捞到自己身边,踉踉跄跄地架着人往酒店走去。
“卡米尔…嗝…”
“嗯?”
“嘴口…”
身旁的艺人停了下来,摇摇晃晃地将脸凑到卡米尔脸边上,浓郁刺鼻的酒味差点使卡米尔咳出声来。
“别闹…回酒店。”
雷狮沉重地喘息着,炙热的呼吸伴随着酒气打在卡米尔的脸旁,双手紧紧揽着卡米尔,宛如禁锢般的力气让卡米尔挣不开来。
“不,我就是要…现在亲…”
“雷狮,还有几步路就到酒店了,忍忍…”
“不。”
雷狮将卡米尔推进拐角处的巷子里,将人抵在墙上,嘴角勾起那一抹使卡米尔在一瞬间恍神的坏笑,因为酒精反应而迷离朦胧的双眼让卡米尔看得出了神。
还未待卡米尔反应抵抗,柔软的双唇便覆了上来,苦涩的酒味在舌尖缠绵中涌进了卡米尔的嘴中。
深久一吻,雷狮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那已红透了的双唇,弯起眸子坏笑了下。
“…雷狮,胡闹。”
卡米尔反应过来忙用手遮住泛起红晕的脸,干咳两声垂眸掩去那么一丝满足。
“嗝…没事的,放心…”
卡米尔看了看又开始摇晃的雷狮,撇了撇嘴将雷狮架了起来往酒店走去,走时回头看看巷子周围见没有人影,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一点。

“雷狮!现在回公司,车已经到了!”
雷狮刚刚走出访问的录影棚,还未走进休息室便被自己的助理拦住。一看到等待自己的人不是卡米尔,雷狮的心就揪了起来,忙接过助理递来的水瓶便往门口急走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雷狮手里紧紧握着手机,手指颤抖着发白,而电话那边一次次传来的都是告知自己对方电话关机的机械女声。
几乎是车刚刚停下,雷狮就迈开步子从公司保镖挡出来的一条给他通过的路中间快速走进了公司,短短不足一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快门声和记者尖细嘈杂的问话几乎要把雷狮激怒。
“雷狮,网上传闻你是被经纪人所勾引的!是否属实?”
一条问题恰好在嘈杂声中传进雷狮耳中,他的脚步忽地慢了下来,眼里讶异后全是惊慌和愤怒,却低下头将就在嘴边的斥责咽了进肚中,快步进了公司大门,玻璃门才将那扰人的声音隔绝在外面了。
“跟我来。”
助理将雷狮领到会议室,门还未推开,玻璃因为被强劲力量摔在地上而破碎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伴随不堪入耳的粗口。
会议室中的人自然是不敢斥责得罪雷狮,他虽然只是个出道四年的歌手,却是他们公司的摇钱树与支柱,公司上层更是器重和善待雷狮。
他们只得在雷狮愤怒可怖的眼神中将事情说了一遍,又把目前的解决办法说了一遍。
“我反对。”
雷狮狠狠拍桌站起,一双眼眸凶狠得仿佛要把会议室中的人吃下去,乌黑发丝已因气愤和紧张湿透。
“雷狮,这也是卡米尔自己的决定。”
“…卡米尔呢!让他见我!”
“他说事情解决之前是不会见你的。”
几乎没给会议室中各人反应时间,雷狮摔门而出,只留下各人面面相觑,最后无奈地点头。

雷狮的通告都被公司推掉了,亦或者是说他根本不愿意去,整天在家中拿着手机却无事可做,各处平台都在讨论自己的事,评论全都在斥责经纪人,自己的粉丝数量也继续掉着。
就是那天,醉酒的他在巷子中吻了卡米尔,也不知是被谁拍了下来发了出来。性别相同的两人热吻的图片直接把网络炸开了锅,唾骂由来全是因为两人性别相同。
歉意和愧疚几乎要把他掩埋,那天他甚至没有试着忍耐过,却没有想到这会连累了那天理智抗拒的人。
这么一想,他怎么有勇气对卡米尔说出“没事”二字?…卡米尔的电话持续关机,雷狮用任何渠道都联系不到卡米尔,雷狮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作渺无音信带来的绝望。
公司给出的解决方式,是将斥责卡米尔的舆论推到顶端——将卡米尔作为牺牲品。
“叮!”
手机新闻突然跳出一条信息,雷狮下意识瞟了一眼却移不开视线了。
【雷狮公司发声:经纪人借工作职位对艺人作出非分举动,现经纪人已对事件道歉,本公司已开除该经纪人并召开记者会】
所有声音都卡在了嗓子里出不来,雷狮颤抖着手几乎要抓不住手机,紧接着的一条消息直接让他崩溃了。
卡米尔:再见啦,雷狮。

记者会上,雷狮最后对着摄像机鞠了个长达两分钟的躬,紧握的拳头里指甲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牙关咬紧几乎要将后槽牙咬碎。
他在逼自己,走完这签约的剩下六年。
他在逼自己,否认自己的感情。
他在逼自己,否认卡米尔。
最后再直起身时,雷狮脸上浅浅的微笑几乎无可挑剔,官方至极。只有坐在电视机前的那人才能看出雷狮嘴角的苦涩。
雷狮何曾这样逼过自己?他向来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可此刻他知道,那个会为他挡箭的人已经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击,最后一次。
接下来的路要靠自己。
他和他都知道,那个不可一世的少年已经改变。

舆论大浪很快就打过去了,雷狮看似没被影响太多,一切风平浪静,通告照样的多,粉丝如常的涨。
一年后,雷狮几乎是站在了巅峰,傲视群雄。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场大浪已经击溃了他,真正的他早就被大浪打得粉身碎骨撕心裂肺。
那场记者会后,他几乎是失去了原先的自己。访问中每个回答都恰到好处不深不浅,演唱会中的坏笑也都变成了浅浅的微笑,也尽自己所能带走演唱会舞台上被抛上来的礼物。
粉丝说,雷狮从一个叛逆少年成长为了温柔绅士。而雷狮也忘记了当初那抹坏坏的笑,忘记了当初那直言不讳的言语,忘记了当初任性霸道的自己。
接下来的几年顺风顺水,雷狮站在巅峰高居不下,人们几乎忘了几年前的那场大浪,几乎忘了他们是如何用网络将雷狮推上风口浪尖的。
雷狮记得,记得清清楚楚。

“雷狮,现在是你的巅峰时期,当真不续签?”
公司高层坐在雷狮对面,有些紧张的擦了擦额角的汗珠,一份续签合同摆在两人中间的桌上。
“不签,我累了,挣的钱也够了。”
“可…”
“没有那么多可是,我已经帮你们捧起了一个新人,我去意已决。”
雷狮合上没有签字的续签合同,弯眸轻轻一笑,将合同推回到对面的人面前,起身转身离去。
那人看看一字未动的合同,又看看毅然离去的雷狮,只剩垂头叹息。

告别会直播将于十一点开始,雷狮早早便到了现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以明星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了,他特地让化妆师将自己的妆发造型照着刚出道的样子做了。
雷狮一走进告别会的现场,那许久未见的叛逆造型便引来一片闪光灯和快门声此起彼伏。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径直走去。
雷狮看着下面的人,眸子微微眯起,只觉得身上的担子突然轻了,神经紧绷的那根弦也松了。
“雷狮,为什么要在现在离开?”
底下的问题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目光聚集在雷狮的身上,有好奇、疑惑和惋惜。雷狮挑了挑眉,用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冷哼了一声。
“我喜欢音乐,也热爱这个事业,但我不适合这个圈子。”
这句话引起了一片小声惊呼,雷狮认真的神情可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那眼神仿佛一把锋利的刀,扫过一部部正在各个平台直播的摄影机。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六年前的那件事?…我雷狮被前任经纪人…勾引。”
一旁雷狮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脸诧异,站在一旁的经纪人到抽了一口冷气,拼命朝雷狮使眼色。雷狮看了看挤眉弄眼的经纪人,轻笑一声移开了视线,看向下面惊慌的人们。
“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毕竟那可让我看清楚了这个圈子,看清楚了网民是如何不加思考便盲从媒体,而媒体又是如何牵着各位的鼻子走的。”
现场彻底陷入了死寂,雷狮的眼神就宛若恶魔般,要将他们一个个捏碎在掌间。
“当时的我又是多么懦弱呢?让我爱的人帮我挡刀?是,我雷狮就是在和当时的经纪人交往,也是我在巷子里强吻的他。”
“是你们把他从我身边赶走的,也是你们彻底改变了雷狮,让我假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而我对各位,没有半点谢意,我只想唾弃各位,你们毁了我的幸福,怎么还能不以为然。”
“离开的原因?厌恶。”
“相爱已经不易,而你们却还要在意性别。”
“我的痛苦和懦弱到此为止。”
雷狮站起身子,嘴角又抹起当初那抹坏笑,最后退后两步浅浅鞠躬,在惊恐的视线中转身离开了现场,神情淡定自如,仿佛终于得到了解脱。
当晚,一片唾骂声中,一个话题默默地被刷上了热搜榜。
#相爱已经不易,为何还要在意性别#

雷狮捏着手中的纸条,那是告别会结束后自己的助理塞进来的,那个青涩的小助理也变得成熟谨慎了,笑着对自己说这是自己想找的人要给自己的。
那上面分明写着一个地址,清秀端正的字迹是雷狮再熟悉不过的。雷狮将纸条攥进拳中,酸涩泛上喉头。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地方,微风和煦轻轻吹拂着雷狮的脸,雷狮摘下墨镜,看着这个地方。这里没有看见自己就尖叫的人,也没有随时准备按下快门的狗仔…还有各种甜品店。
几乎是下意识的思考,雷狮扭头看向一家蛋糕店,遮阳伞下坐着一个吃着蛋糕的人。
熟悉的背影使得雷狮心跳加快,扑通扑通一声接着一声地想着,拖着行李箱便一步步朝那处走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炙热的视线,那人放下了叉子回过了头。苦涩和酸楚瞬间涌上他的嗓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还未及反应,自己便被拉入一个温柔宽厚的怀抱,一声声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交织起来。
“雷狮…”
“卡米尔,卡米尔,对不起。”
卡米尔再说不出任何的话,以往波澜不惊的脸上泛起些许笑意,任由雷狮将自己搂得紧紧的。

我愿为你身败名裂。
我愿为你走出繁星璀璨。


END
朴迟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