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七章

三年后,雷狮,当今太子已到及冠之年,行冠礼。距离前太子叛乱已有三年,边关叛乱已有五年。
安迷修大将军已是战功赫赫,亦是太子心腹。
太子冠礼后,当今皇上突然大病不起,许多重要的决策都落在了雷狮的肩上。
时局已定。

冠礼当天,行过冠礼的雷狮依旧走去了后院,挥挥手将身旁紧跟的人打发了去,便径直朝凉亭走去。
“太子殿下。”
安迷修站在凉亭之外已等待多时了,腰依旧挺得直,身体不带疲惫的。见雷狮来了,才让了让身子让人先进。
进了凉亭,雷狮示意安迷修坐下,安迷修坐下后看着戴上头冠的雷狮,模样英气了不少。雷狮着人上了酒,看着有些诧异的安迷修,不由得笑了笑。
“安迷修,本太子可是成人了,与你饮酒有何不可?”
“臣没这个意思。”
“那就陪本太子喝。”
雷狮着人将酒碗满上,清澈的液体躺在酒碗中,散发着浓郁的酒香气。安迷修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仿佛看到雷狮双眸之中闪过欣喜之色,而后便端起了酒碗。
安迷修的酒量着实不是很好,但为了陪太子,说什么也得喝,君命难违嘛。但他没想到,这应该是第一次喝酒的雷狮,酒量竟出奇的好。
三碗下肚,安迷修只觉得仿佛有火焰随着酒往下烧了去,从嗓子眼一路灼烧至心口。毫无反应的雷狮看着脸上已经泛红的安迷修,弯眸一笑再满上了第四碗酒。
五碗下肚,安迷修已经有些飘飘然了,眯起了眼看着眼前依旧正坐着,只是脸上红了少许的雷狮。雷狮看看眼神朦胧的安迷修,挑了挑眉,挥手继续添酒。
七碗下肚,安迷修晕乎乎的,和雷狮的对话逐渐变得没那么恭敬,有什么说什么。雷狮自然也有些飘飘然的,撑着脑袋看那满脸醉意的安迷修,眯起眼笑了笑。安迷修看着盯着自己的雷狮,打了个酒嗝,也嘿嘿一笑。
“喂,安迷修,本太子问你。”
“问!”
“本太子行冠礼,你可有什么东西要送予本太子?”
安迷修似乎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雷狮的问题,眨了眨眼看着雷狮,似乎艰难地用尚存没多少的清醒思考着。
“没,没有。”
“没有?”
雷狮的语气一瞬间变得危险了起来,安迷修一愣,没有在模糊的视线中看见雷狮满怀笑意的眼眸。
“那,那…臣送…送…”
“送什么?”
“送什么…”
“就送你,怎么样?”
“…啊?”
“送你自己,安迷修予本太子。”
空气一瞬间变得寂静,坐在雷狮对面的安迷修直接傻住了,僵住并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雷狮。雷狮其实是十分忐忑的,他戳破了君臣之间的那层薄纸,并且期待着那个回答。
一时间,除了呼呼的风声,两人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急促而沉重,扑通扑通一下接着一下。
安迷修的确是醉了,可却还没到不省人事满口胡言的境地,花了好半天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后,刚要打的酒嗝都直接给吓得咽了回去。
雷狮见安迷修没有反应,垂眸无奈一笑,起身走到安迷修身旁,他嗅到两人身上的酒味浓烈。
“安迷修,现在不回答,无妨。”
“明日,本太子等你的回答。”
而后,雷狮回到座位坐下,和安迷修对饮。直到安迷修醉得一头砸在桌上,才着人送他回了将军府,自己被搀扶着晕乎乎的回到太子殿。

翌日,安迷修撑着身子坐起来,脑袋又胀又痛,仿佛前一秒自己还在亭中喝酒,后一秒就到了这里,中间记忆缺失,俗称断片。
安迷修花了好一段时间去想起昨日发生了什么,想起雷狮那个问题后脸就红透了。
缓了只一阵子,安迷修就收拾好自己往太子殿去。

“太子殿下,安迷修安将军求见。”
“之前本太子可是说过,安将军求见不需宣告?”
“是,可这次是安将军要求的。”
雷狮皱起眉,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子拂了拂衣袖。他自然知道安迷修这个做法的原因,莫不就是怕自己恼了他。
“让他进来。”
安迷修没有吃闭门羹,心情却变得更加忐忑了,那个答案就在他嘴边,可他却不知是说还是不说为好。
进殿之后,雷狮就在案边站着,神情淡漠地看着殿门口的自己。安迷修看不出雷狮的情绪,便只好行了个礼。
“安迷修,昨日本太子的问题,你可有答案了?”
殿内没有人,想必是雷狮让所有人都退下了,以免让人知道他雷狮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更是避免闲言杂语。
“殿下,臣…”
安迷修停下了,只觉得喉头涩得难受,说不出话,抬头看着雷狮。
“你若没有答案,便不要说了,本太子疲了,你先退…”
“臣愿意。”
雷狮有些惊愕地看着安迷修认真的脸庞,那上面爬上了微红,视线却是直直地看着自己。他本以为安迷修那犹豫的模样,是另一个回答。
“臣愿伴太子殿下左右,一生世。”

他看见,将军眼里缀满星辰。
他看见,太子眼中落满繁星。

雷狮二十有一当年,久病卧床的皇上驾崩。
雷狮登基。


TBC.
朴迟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