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九章

不少爱说皇上与将军的闲言杂语的人发现,自从那夜安将军面色苍白地从皇上宫中出来后,就再也没有与皇上夜会过。
有人猜测,安将军与皇上是换了个地方夜会,但更多的人都认为,皇上与安将军是闹僵了。虽然这的确是件好事,但不禁让某些人担心君臣之间关系闹僵会否是件坏事。
不过还好,皇上与安将军之间没了夜会后,似乎根本就没什么交集了。

“皇上,这…您歇会吧…”
“朕不累。”
雷狮又一次冷眼杀回了劝他休息的人,继续批着案上的奏折。以往他从不勉强自己去做完,但如今他发现除了批奏折,也没什么事可做了。
当然,如此这般埋首工作,雷狮无疑消瘦了些,更当然,那帮爱说闲话的老大臣们心里是爱看到这副场景的,即便他们对雷狮说皇上注意休息云云…雷狮也从他们眼中看出了欣喜。
那日之后安迷修就再也没来过,雷狮因此夜里空余了许多时间,偶尔也会找那么一个妃子陪陪,但雷狮始终也只是让她们陪陪而已。
皇上觉得,自己仅仅是需要人陪伴,仅此而已。
雷狮感觉自己心越来越静了,静得让他自己都有些讶异,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快要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了。
这分明已经不像是他雷狮了。
雷狮批着奏折,眯了眯眸子勾唇笑笑。

夜已深了,安迷修到了他府上的院子里,坐在亭中看那小小池中倒映的皎洁月光,待一阵微风吹过变得扭曲,过了一阵又归了平静。
那小半樽酒安迷修自己喝了不少。
他不胜酒力,眼中的画面其实已经有些朦胧了,他酒品不差,醉酒后也只会乖乖睡下。此刻,安迷修只觉得自己上眼皮愈来愈重,就快合上。
“陪本太子喝!”
喝,陪太子殿下喝。
安迷修弯眸一笑,捏起酒杯满上,往嘴边送去。
“喂,安迷修,本太子问你。”
问吧,太子殿下的问题臣如实回答。
一杯又一杯酒送下肚中,安迷修的头沉得很。
“送你自己,安迷修予本太子。”
霎时间安迷修只觉眼前天旋地转,视线里的景物都摇晃起来,他趴在桌上弯眸笑了,右手拿着酒杯再往嘴里送去。
臣愿伴太子殿下左右,一生世。
“臣愿意。”
“臣愿意。”
安迷修喃喃着,趴在桌上片刻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安迷修?…”
那有了身孕的女子挺着已微微隆起的小腹,走到亭子边,有些无措的看着那不省人事的安迷修。
“又是如此…唉…这是第几日了…”
女子摆摆手让跟来的几人架起自己的夫君,垂眸轻叹了口气。
安迷修,宠他的三皇子殿下。
安迷修,倾心他的太子殿下。
安迷修,如今只敬他的圣上。

“混帐!”
雷狮狠狠拍案站起,双眼怒瞪得圆,只觉得心口处疼得厉害。
他的弟弟起兵叛乱。
雷狮自问良心,除了长兄外,他待剩下的兄弟都算不错,甚至十分优待他们,却未想那家伙还不满意吗?
权力真是个诱人的东西,雷狮因为此物,已面对两次兄弟反目了。
雷狮听着底下那人战战兢兢地说着,脑海里迅速闪过关于那位王爷的信息,发现自己当初因为那仅剩的一点点亲情,竟让他坐拥了许多兵力。
如何是好?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使得雷狮头疼不已,坐回座上扶着额头,细汗密布额角,脸色煞白。
“皇上?皇上?”
下面的人抬头看见那皇上的面容,大惊失色。
雷狮皱了皱眉,感觉力气仿佛被一点点抽走,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朕…”
话音未落,雷狮便感到身子一重,失去意识了。

安迷修是在噩梦中被一个声音叫醒的,他撑起了身子,宿醉的头痛令他耳朵嗡嗡作响,待他听清楚那声音在说什么时,一个激灵便从床上跳了下来,双眸瞪大。
王爷叛乱,皇上病倒。
将军觉得在自己醉倒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东西了点,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将军,您要去何处?”
“见皇上。”

雷狮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就被告知已是三个时辰以后了,头还有些昏沉,大致询问了下知道了自己是因为疲累过度,积累忧患过多,加上又受了些风寒,方才受了刺激才昏了过去。
“皇上,安迷修安将军求见,已在宫外等了一个时辰了。”
“…咳,你未与他说,朕染了风寒,还未醒来?…”
“回皇上,说了…但安将军执意等候。”
雷狮蹙了蹙眉,抬手轻轻按揉眉角,点了点头。
“让他进来,直接来见朕。”
片刻,窸窸窣窣的声音便传了来,雷狮向后靠去,微微眯起眸子遮去眼中的疲惫和虚弱,静静待着那人来到跟前。
“…臣…参见皇上…”
安迷修起初走到雷狮跟前,还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应要行礼,这才屈膝行礼。
“安卿,有事便说,朕有些疲了。”
“皇上,臣愿出征。”
雷狮怔了怔,垂眸思索着,现下安迷修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安迷修,此战,十分凶险。”
“是,正因如此,臣才请缨出征。”
“…好…”
雷狮抬眸看向安迷修,眼中情绪十分复杂,似乎在犹豫着,可嘴上已说出了应允的话。安迷修的眼神总是那样坚毅,让他没有办法拒绝。更何况,已有大臣跟他提出过可以派安迷修安将军。
可雷狮心中还是怕的,他怕安迷修…
“安迷修,过来。”
皇上叫将军靠近,然后抬手将人拉到床上。
“…皇上?”
“朕会照顾你的家人,你务必要照顾好自己。”
“是。”
“务必要…安全回来。”
“…皇上,战场,臣不敢…”
“安迷修!答应朕!”
雷狮抓着安迷修的手猛地紧了,让安迷修猝不及防地轻轻倒吸了一口寒气。
“皇上…臣…定会安全归来。”
两人都知道,这承诺并不能当真,战场变化莫测,谁也不能确信结果。可雷狮得到承诺后,加速的心跳才慢慢缓了下来,叹口气靠在安迷修肩膀上。
这承诺,是给雷狮的一颗定心丸。
“…安迷修,朕要江山,更需要你…”
“朕不能失去你…”

雷狮想着他那堆积如山的奏折,本想着多睡几日,但也只好撑着疲惫和昏沉起来了。
安迷修已经出征了,在他病得起不来身的时候,向他道了一声便离开了。雷狮不知道结果如何,但若过分担心也只是徒增压力,便静下了心……对着奏折发火,当然,是身边没人的时候。
雷狮心里其实很乱,以至于身体不同以往,十分的乏而无力。
他时刻担心安迷修,即便并未表现出来。
他觉得,或许,他不该同意安迷修的请缨…


TBC.
朴迟

我发誓下一篇大粗长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