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六章

接下来的两年,三皇子的能力与才华更是突出,似乎已经不再畏惧什么打压,背后有贵妃的父兄,在皇上面前,朝臣面前大放光彩,光芒已渐渐盖过其长兄,那个没什么天资的太子。
立下大功,势力正强的年少将军也分明表露出与三皇子同站一边的立场,常出入三皇子居所,但从未表现出将有什么大动作,似乎仅是关系亲密。
皇上向来偏爱三皇子,如今三皇子能力渐强,又有强势将军作陪,也不为此表现什么看法,似乎只待一日更换储君罢。
一切都随了雷狮所计,他绝不会自己出手除掉任何人,以免留下把柄。他只待皇上与朝臣明了此刻谁为更强者,谁更适合继承皇位,再待那长兄乱了阵脚,合情合理推他下位。
太子,绝对站不稳脚了。

“那雷狮!”
太子殿中,一声怒吼传出,烛火随之摇曳。
“殿下息怒…”
“本太子看在兄弟情谊上,放过他那么多次,如今却步步紧逼!是要置本太子于绝境!”
一旁黑衣人不敢言语,他知道这太子当初只是因为懦弱且优柔寡断,不敢下令除掉三皇子,又哪是他说的什么看兄弟情谊?
从他当上太子那一刻开始,他便断了所有兄弟情谊了。这个太子到了如今,所有情谊已被野心吞噬了。
“不能再等了,只有坐上皇位,本太子才能平复心中怒火!”
“…太子殿下?您是打算?!!”

三皇子居所的门被叩叩敲响,而后便被轻轻推开,棕发将军踏了进所,反手关起门。
每夜若是无事便前来,已成了安迷修的习惯,一时在院中,一时便在居所内,即便无话可说,也能坐上好一会儿。
“安迷修,吾感觉…太子那边要有动作了。”
“嗯。”
“但这个动作,绝不是只针对你我。”
雷狮站起身,将安迷修拉进怀里,他已与安迷修一样高,便弯起眸子凑到安迷修耳边。
“是个大动作,针对的将是,当今圣上。”
“你我努力如此之久,就将要看见成功了。”
安迷修被这阵吐齾息惹得都要软了身子,从雷狮怀中脱身而出,抬手揉揉发红的耳朵。抬眼看见雷狮因为自己的脱身有些不悦的目光,别开脸干咳两声。
“臣愿为殿下之业赴汤蹈火。”

叛军出现,只是在雷狮与安迷修那次会面的一个月后,在秋高气爽的丰收季节。
皇上只觉怒火攻心,那一国储君竟会发动叛乱,以此夺取皇位,不再是沉不沉得住气得问题,而是野心与欲望太过可怕。
不识时务者。
那年少将军安迷修主动情愿带兵平定叛乱,皇上便应允了,此刻他对三皇子以及三皇子的好友好感倍增。
三皇子雷狮送将军出征时,再三嘱咐将军以安全为上,成功为其次。看着将军策马而去,尘土飞扬的背影,胜利的微笑便已出现在了唇边。
“兄长,此次,你彻底败了。”

历时六个月,安将军带领大军彻底击溃对方叛军,平定叛乱。回京之时,正巧赶上雷狮生辰。
雷狮已因自己的意愿回绝了所有宴席的提议,没有生辰之宴已有三年,今年更是以受叛乱的长兄影响心情为由彻底拒绝宴席。
“殿下。”
安迷修从背后揽住雷狮,因为匆匆赶来,呼吸急齾促打在雷狮脖齾颈。
“六个月未拥过吾,就如此想念?”
雷狮转了个身,眯起眼眸伸手扒开安迷修的衣齾领,骇人的伤疤暴露在空气中。
“…殿下?!”
“你自己脱下来,给我看看。”
在安迷修还未击溃对方时,雷狮便听说了安将军险些丧命战场,对面长兄的一刀险些把安迷修的身体切开了。
那将军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的将衣服脱下,一道可怖的疤痕从肩膀一直蔓延到后背腰部上下。雷狮触及疤痕的一瞬间亦吸了一口寒气,咬紧了牙关。
“很疼吧?”
回来后的那个拥抱,就是一个走过鬼门关的人终于放下心的寄托。
“嗯,臣险些要撑不过去了。”
雷狮紧紧皱起了眉,始终未敢将手指碰上那道疤痕。最终只得把这将军拥进怀中。
“结束了,安迷修,我们成功了。”
“…殿下,今年春天要暖了许多。”
“嗯,暖了许多。”

新的储君,新的太子,很快就决定下来了。
雷狮,三皇子,舍他其谁?
册封那天,雷狮看见安迷修的笑容。

没有我雷狮,得不到的东西。


TBC.

朴迟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