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十一章

[前文戳tag]


皇上得知将军战死沙场时,眼里闪过一丝错愕,怔了有十来秒,垂下头不明意味地轻笑了声。
他淡然得有些出乎自己预料,可谁让这结局是他意料之内的呢?
皇上可早就明白了,战场生死难料,将军此去难免要回不来了。
可他纵然平静,却依旧阻止不了那十来秒回忆的肆虐。
他怎么也没想到,安迷修战死的消息与胜利捷报一同到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如今江山几乎可以说是用安迷修的性命换来的。
“皇…皇上?”
雷狮这才回了神。
却不知脸上表情要喜或悲。

这皇上比任何人想象中的还要平静,也只不过是除了上朝就把自己关在寝宫里不见人。
毕竟正常人都觉得皇上至少也会暴怒一场。
实则不然。
雷狮觉得不正常的人才会暴怒一场。
因为暴怒能解决的问题,都是从前安迷修因他暴怒而退让的结果罢了。
而如今会退让他的人都已不在了。
亦或者说,雷狮多希望安迷修能够再退让一次。


安迷修被葬在了战场。
路途遥远,固然是带不回来的,雷狮当然知道。
雷狮派人去慰问了安迷修的妻儿,他固然是不去的。他在刻意避开任何关于安迷修的事物。
这座衣冠冢,却是他怎么也避不开,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的。
他让所有人都退下,自己一个人对着那个他唯一可以倾诉的冷冰冰的衣冠冢。
“安迷修。”
雷狮仅是轻唤了一声那名字,过多的情绪就涌上了喉头,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感到眼里泛涩,但又忍了回去。
“安迷修…”
再次脱口而出的还是那个名字,雷狮自己也摸不透自己的情绪。
“朕,想你了。”
他还想说什么,却只化作一声叹息。
“朕想过随你而去,但又舍不得这你用性命换来的江山。”
雷狮将右手放在胸口,眯起双眸。
“朕,定会守好这江山。”

雷狮一直派人处处照顾着安府,不许任何人去动摇安府一分一毫。他要等安迷修的儿子长大,然后扶植他。
“这是朕欠他的。”
雷狮这么说着,就再未提起过此事。
他从未去过安府,他怕安迷修的儿子已与安迷修有几分相似,撩动他那脆弱的情感。

自安将军牺牲后,皇上就像变了个人。
皇上收敛了一身戾气,遇事也不再怒极拍案而起,处理大小事务更加沉着,也有着自己独到的想法。
身为一国之君,他成长了,将所有反叛势力扼杀在了摇篮里。
国泰民安,百姓乐享生活,他才能无忧。
似乎是首次认真起来,要好好治理国家。
他的确做到了他承诺的。
守好这江山。

“皇上。”
是他派去侍卫安府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跟他汇报安府近况。
“说。”
“前几日臣在巡视时,见到一名男子进出安府…近日也常在安府出入…往往都过夜。”
雷狮知道不会有人随便向他汇报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眼前这人神情严肃地提起这事定是其中有蹊跷原因的。
“嗯?”
“直到昨日,臣看见…安夫人与那名男子…”
“什么?!”
雷狮花好大一番功夫才抑制住自己拍岸的冲动,他总是这样,牵扯到安迷修的事他就无法冷静。
他当然知道这侍卫说的是什么意思,指的不过就是安迷修的夫人可能与那男子有染,只不过是怕触怒自己。
“查,一定要查!”
雷狮眯起眸子,手已然攥紧成拳头微微发颤。他告诉自己,要等事实摆在面前才能爆发。

“夫人,夫人!皇上…皇上到门口了!”
安迷修的夫人正在房中喝茶,闻言腾地站了起来连忙往外跑去迎接。
皇上为什么会来?!
雷狮气势汹汹地踏进安府大门,脸黑到极点,眉间紧紧拧了起来,眼中怒意几乎可以燃起来。
安夫人心中忐忑,并不知道原因,只是颤颤巍巍地跪拜来者,然后拉着自己儿子一起跪下。
“未亡人拜见皇上。”
雷狮看清楚了安迷修儿子的脸,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却又有泛涩的凄然泛开来——他找不到安迷修的影子,一点也找不到。
雷狮眯眼冷哼一声,看着跪下的妇人心里只想将她就地处死。
“未亡人?呵,来人。”
“将这荡妇拿下。”


TBC.
朴迟

快要完结了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