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春风之时【3】-[all黄][ABO]-

第三章

[懒得做链接,前文戳tag]


黄少天神清气爽地扶着腰从床上坐起来时,喻文州才推门走进房间。

“文州,早啊。”

黄少天的心情可没有因为发情期的交合而太受影响,他可是一匹自由奔放的野马,他挥挥手向刚刚进来的喻文州道早安。

“少天,早。”

喻文州的声音还有些沙哑,脸色甚至有些苍白得憔悴,黄少天突然有种自己是Alpha而喻文州才是Omega的错觉。

上次看见喻文州这种脸色,还是上次他发烧…

“文州,你脸色很差诶…生病了吗?”

喻文州干笑了一声点了点头在黄少天床沿坐下。


完事儿后他累得抱着黄少天就直接砸在床上睡着了,今早却突然醒了,头晕乎乎的重得直想往地上砸。

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喻文州这才抬手摸摸额头感受到烫手的温度,就帮熟睡的黄少天掖好被子,自己出去拿了点药。

顺便还帮黄少天请了个假。

“喂?我帮大二黄少天请个假…是,就是那个…他家人帮他请过假了?好…”

喻文州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挂了电话推门进了房间,就看见精神抖擞迎接早晨的黄少天,心里真是又气又好笑。


“文州,你额头好烫,吃了药了吗?哇你怎么会烧得这么高,你眼神都有点呆滞了,真是真是,你快休息一下吧…对了对了那个我的假,请了吗?”

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身边抬手摸着他的额头,愣了愣然后就像连珠炮一样喷了一大堆让对方反应不过来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喻文州才反应过来,笑着轻轻晃了晃脑袋,把额头靠在黄少天肩膀上,鼻尖靠近人腺体嗅了嗅。

“你父母已经替你请了假了。”

嗯,都是大海的味道了。喻文州满足的眯了眯眸子往床上一倒。

之前与黄少天在床上时,凑近只闻见腺体那是一阵烟草味,呛得喻文州差点没忍住把黄少天完全标记了。

那是其他Alpha的信息素,喻文州有感被挑衅,但那一刻理智占了上风,理性告诉他那是叶修的信息素。

叶修是目前发现唯一一个,可以淡定自若靠近信息素波动的黄少天的Alpha,只是因为他对信息素反应十分迟钝。

黄少天与叶修算是好朋友,因为黄少天每次觉得自己不对劲都会死皮赖脸地找叶修要个临时标记,而叶修又十分乐于助天。

“诶诶?我爸妈给我请假?有没有搞错啊?我爸妈怎么会给我请假,这个操作不太对吧???”

“…嗯,估计是猜到了吧。”

喻文州半天没听到黄少天的回应,只听到窸窸窣窣一阵声音,疲惫地歪歪脑袋看见黄少天急忙收拾着自己。

“去哪?”

“回家啊!!”

喻文州脑袋沉得抬不起来,看着黄少天慌张的样子也不由得失笑,“嗯”了一声。

地上尽是散着用完的套和纸团,黄少天看着都知道之前晚上有多激烈,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喻文州就像被榨干一般了。

“少天不用管那些,我休息一会儿起来会收的。”

黄少天应了两声,就急匆匆地跑出卧室。

喻文州躺在床上,想着大概下午退了烧就要起来换床单被子了,有些无奈的弯了眸。

“诶诶文州文州。”

几声熟悉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又出现在耳边,喻文州抬起沉重的眼皮就看见黄少天端着杯热水放在了床头。

“文州我把水放你床头了你要喝就记得喝,我回去跟爸妈解释解释,你发烧了就好好休息吧,我下午再来一趟帮你收拾房间吧,你一个人收拾可能会很累。”

“我看你这个情况明天也最好请假吧,你好好休息呀文州拜拜!要记得吃药喔!”

说完,黄少天也不留给烧得晕乎乎的喻文州反应的时间,就风风火火地窜走了。


翌日,黄少天想着前一日下午他去帮忙收拾房间时喻文州那仍然苍白的脸色,缩回了按门铃的手就自己跑去学校了。

踏进校门的那一刻,黄少天就感受到了四面八方来自新生的注目礼,他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自己这个大O的事迹已经再次在大一新生间传遍了。

黄少天早就习惯了,抿了抿唇就往靠在楼梯口吸烟的人走去。

“嘿老叶早啊!哇你怎么一大早就在学校里抽烟,还这么明显的站在这里,果然是惯犯不怕被抓了吗?怎么样一段时间不见本剑圣有没有想我!”

“啧,少天大大你还是那么吵,精力充沛啊,居然没有在家多躺几天吗?”

叶修掐了烟抬起眸子看向黄少天,笑容带着调笑意味,抬手在黄少天后颈腺体周围打转。

“切切切,老叶你干什么呢!!你闻不到我信息素的味道就没关系,这这这你就不怕我直接发情嘛?”

黄少天一惊,“啪”地拍开叶修的手,捂着后颈腺体退后几步。

“少天大大你省省吧,发情期该有多紊乱才能又发情一次啊…你腺体上心脏的味道都还没淡掉吧。”

“什,什么啊!…”

黄少天又退后了几步,脸色泛红又羞又恼地看着叶修,突然愣了愣看着眼里含着笑意的叶修。

“老叶…你不是…闻不到信息素吗…为什么能够闻到文州的信息素啊,你们还都是alpha!”

倚着墙的那人看黄少天一副面对天大谎言的模样,眼中嘲讽更甚。

“嘁…猜都猜的出来好吗?少天大大的脑洞不要开太大了。”

“你!…我还有课!不跟你说了!溜了溜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如风一般迅速消失在楼梯上的声音,无奈地耸了耸肩又点了根烟。

看腺体上的咬痕,心脏怕是闻到了我的气味…气得差点忘了分寸吧。


“哟,黄少,回来啦。”

“哟哟,好久不见!”

黄少天到了课室,就看见李远郑轩徐景熙一行人朝他挥手,于是快步上前坐在几人后面一排。

教授开始讲课了,黄少天也自然开始有些昏昏入睡,却仍然翻着白眼支撑着上眼皮不与下眼皮亲密接触。

“你们看黄少的样子,累得…”

嗯?郑轩…在说什么?…

“那不是废话吗…会长的那活儿…啧…”

什么?李远说什么呢?什么不对劲的画风??

黄少天揉了揉眉心,好不容易使注意力回了轨,就听见徐景熙压低了声音的话。

“嘘,黄少就坐在后面呢,你们俩别说了。”

还是景熙小天使好…知道体谅我早起困了…?等等,我好像突然理解了他们在说什么了??

理解过来的黄少天憋着一肚子羞恼和无名火,愣是赶走了所有倦意。

刚刚下课,撸起袖子就要去找李远郑轩理论的的黄少天却被走进课室的人给拉住了。

“黄少天。”

“诶诶,王杰希!找我有事吗?怎么突然来找我啊,很少看到大眼你主动来找人呢!”

来者是学生会副会长王杰希,以往黄少天都会热衷于与他互损上几句,但是此刻黄少天只想去找李远和郑轩二人算算账。

“嗯,喻文州找你,让你去他办公室。”


“文州!”

“少天来了啊,你坐会儿,我处理完这些事。”

黄少天刚走进喻文州的办公室打了声招呼,只看见埋首在文件堆里的人只稍稍抬起了头冲他笑笑,又接着埋进了文件里。

果然是请假这么些天,堆积太多事务了吧。

黄少天点了点头,第一次这么乖巧安静的在一旁沙发上坐下,又开始困得点起了头。

也不知黄少天打了多久瞌睡,喻文州才处理好手上几份文件,撑着桌子站起来。

“唔,文州,好了么…”

听见声响的黄少天抬手揉了揉眼睛,看向拿着一杯果汁坐到身边来的人。

“嗯,让少天就等了。”

喻文州弯着眸子,将手中果汁递给黄少天,黄少天就接过果汁,捧到嘴边喝了一口。

“文州你居然还是没有请假呀,烧退了吗还难受吗药吃了吗?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啊…对了文州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啊?

“嗯…少天,那天抱歉。”

黄少天愣了愣,口中冰凉的果汁咕咚一下就滑了下去,尴尬地干咳一声摆了摆手。

“文州你说什么啊,明明是我自己要留下来的,你道歉什么,你这样我会很尴尬的哈哈哈。”

“不,少天,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

喻文州皱了皱眉,眼中愧疚更甚,看着黄少天把玻璃杯放在桌上站起了身。

“文州你你你你别说了,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坐在沙发上的人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挽留的话,看着黄少天好像溜了一般地窜出办公室,叹了口气拿起那杯果汁喝了一口。

果然还是害他生气了吧…


TBC.
朴迟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