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完结】

第十二章【完结篇】

-懒得做链接前文戳tag-


安夫人被几位冲上来的人拖走后,余怒未消的雷狮才注意到一旁被府中管家抱着嚎啕大哭的小男孩。
倒是一身儒弱书生气。
安夫人是文官世家,这孩子估计也是随了他母亲那边,若真是那般,也是个可塑之才。
可惜身上,倒真是没有半点武将的气魄,想来也是因为安迷修在他出生前离开,半点魄力都未沾染上。
他是个年仅三岁的孩子,雷狮,你忍心让他失去父亲后再度失去母亲吗?
雷狮,你就没有一些恻隐之心吗?
豆大泪珠从小孩儿的圆眼中滚落,小小肉手抓着衣襟哭得响亮,即便还不懂得太多世事,也察觉到现在形势如何。
“小娃娃,朕问你,你可知你父亲是何人?”
小孩儿看着身着华服的人居然微微屈下了身问他,眼睛里泪花打转,肩膀一颤一颤地抽泣着。
他哪见过自己的父亲,只不多不少听母亲或者府中上下的人提起,近日他母亲更是提都不带提起的了。
小孩儿摇了摇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父亲是铁骨铮铮的大将军,肝胆热血,保家卫国。”
“他未曾哭过,一滴泪也未掉下来过。”
雷狮看着孩子满面的茫然与不知所措,泪痕布满小小的脸蛋,他眯了眯眼嗤笑一声,摆摆手直起身子来回身不再面对小孩。
是啊,一个不过三岁的孩子。
又怎能理解他三十岁的父亲的一生呢。
“皇,皇上?…”
“嗤,罢了,尔等好生照顾小娃娃,朕定不会冤枉安夫人。”
话音刚落,雷狮便甩了甩衣袖转身大步离开。
他一刻也不愿在安府多停留,这里已再无安迷修的痕迹,消失得荡然无存。

“皇上,那情夫已全都招了,算是确凿无误了。”
雷狮点了点头,挥手使人退下,指尖轻揉着太阳穴,阵阵胀痛不已。
自从昨日事情传了出去,来找他为安夫人求情的人数不胜数,他也自然知道放过安夫人的理由均是合情合理的。
可雷狮咽不下这口气。
他听着朝臣们的话,听了太久了。
这次无论如何也要顺着他的意来行事。
他要让背叛安迷修的人付出代价,这仿佛是他能为安迷修做的唯一一件事。
安迷修,安迷修。
许久未见的面容在记忆里是无法抹去的,无时无刻涌上雷狮的脑海,仿佛还在眼前,一次又一次将雷狮的思维支配。
一阵阵热流涌向下身,察觉到反应的雷狮怔了一怔,嗤笑一声。
房里没有人。
雷狮径直走向寝床,自行将一件件衣袍脱下,心里百味陈杂,他没想过自己居然想念安迷修到这个地步。
尽管嘴里一直念着要忘记安迷修,身体却是那么诚实吗?
雷狮坐在床上,手摸着下面,抑制不住的哼声从嘴中泄出。
他突然有点恨安迷修。

安夫人的处决现场,雷狮并没有去看。
他只是派人刮花了她的脸,又让她含住了一块刻着字的冰凉玉片。
我要让你无颜去见安迷修,带着对安迷修的歉意死去。

国家昌盛。
是皇上出了名的任性,从不听信旁人言语,特立独行。
可偏偏能力之强,这种治国方式并未使他成为害国之君。
更令人惊愕的是,当今皇上并无子嗣。

雷狮三十岁了。
距离安迷修牺牲也有六年了,如今将军从未让雷狮像对安迷修那般信任过了。
安迷修的儿子也有九岁了,一副容貌像极了他母亲般的清秀。雷狮曾派人去旁敲侧击孩子的志向,得到的是不出所料的“从文”。
雷狮没有愤怒,更多的是失望。
他的安卿早已去了。

今个儿是皇上三十岁生辰,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
“皇上呢?”
直到宴席快要开始,太后的问题才使得几位下人扑通跪下。
“你们这是作甚?皇上呢?”
“回太后…皇上…”
皇上不见了,不知去向。
宫里乱成一团,四处去寻找皇上的下落,太后思索片刻恍然拍案。
“千岁,您这是…?”
“安迷修安大将军的衣冠冢!快去!”
雷狮是她的皇儿,她怎会想不到呢。

在那座衣冠冢前,人们找到了雷狮,当今圣上。
太后见到雷狮,颤颤巍巍喊了声狮儿,便仰着晕了过去。
雷狮嘴角带着血倒在衣冠冢前,没了气息,手边是两个瓷白酒碗,一壶见了底的美酒。

午后,雷狮自己溜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壶酒和两个酒碗,径直到了安迷修的衣冠冢前。
他六年未到此处,却牢牢记着这里。
席地坐在衣冠冢前,将两个酒碗斟满,仰头干了一碗,在冢前洒了一碗。
脸颊带上了酒精作祟的红,呢喃唤着安迷修的名字。
六年了,安卿你可还在等着朕?
一碗碗酒穿肠而过,烧得雷狮神志模糊,仿佛又回到多年前那个面对面饮酒的时刻。
安迷修。
五脏六腑突然绞痛起来,雷狮闷哼一声,眼前一阵阵发黑,一口浊血吐出,染深华服。
来之前服的毒发作了。
雷狮嘴唇沾了血色,捂着一阵阵剧痛的心脏倒在衣冠冢跟前。
安迷修,那时,你也有这么疼吗?

雷狮这一生,除了断袖之癖,没有被人质疑过。
他是个十足的明君。
却再也守不下去这个国家,这个没有他所执着之人的地方。
每每想到这个太平盛世是用他深爱之人的鲜血换来,就仿佛被一双无形之手扼住喉咙,喘不过气。
他向来不爱担责任,现在他也确实是担不住了。
“安卿,朕最终还是放不下你。”


安迷修十六岁,雷狮十岁,他成为他的贴身侍卫。
安迷修十八岁,雷狮十二岁,他替他挡下一场暗杀。
安迷修十九岁,雷狮十三岁,他离开他成为大将军为国出征。
安迷修二十二岁,雷狮十六岁,他打了胜仗回来成为他的利剑。
安迷修二十三岁,雷狮十七岁,他战胜太子叛军,他被立为太子。
安迷修二十六岁,雷狮二十岁,他行冠礼,与他饮酒确认相恋关系。
安迷修二十七岁,雷狮二十一岁,他登基,他成为大将军。
安迷修二十八岁,雷狮二十二岁,他们热恋一年,他出征平乱,家中妻子同年诞下一子。
安迷修三十岁,雷狮二十四岁,他战死沙场,同年战乱被平,他的等待无果。
安迷修三十岁,雷狮二十五岁,他发现他夫人与他人有染,气急处死。
安迷修三十岁,雷狮二十八岁,国家繁荣昌盛。
安迷修三十岁,雷狮三十岁,他在他衣冠冢前服毒自杀。
地府相见。

雷狮这一生,只有这么一个愚忠的将军。

END
朴迟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