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血腥爱情故事【上】【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架空世界观]-

#国王喻x男宠黄
#架空世界观
#黑化喻有


他看见过,那个男人。

脚下踩着的是尸骸,是死亡。

风轻云淡,置身事外。

如同死在脚边的只是兴起狩猎打下的禽鸟,
淌在地上的只是混着泥泞的雨水,
溅在长袍上的只是几滴晨露。

暗红长袍在指尖碰上系带窸窣片刻后掉落血泊,金缕勾边瞬而染红。

滴着血液的银剑被随手扔去一边,佩剑在腰间剑鞘未被拔出,身旁泛着诡诞光芒的法阵渐渐隐去。

一步步踏着红水,黑靴鞋跟被蹭上红液。

突然顿住脚步,回身,血泊里牵扯着泛起小阵波澜。

伴随着晨间第一束光,他看见了,男人的眼睛。

那里面,没有映出光。

------

“少天。”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黄少天垂下手里的剑,回头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仰慕喜爱的那人,喘着轻气弯起眸子。

“在练剑?”

“是啊!文州文州,你可算来了,我可想你了!”

黄少天将剑收回鞘中,嘻地泄出笑声。

喻文州可喜欢看黄少天笑,他一笑就会露出尖尖的虎牙,好看的眼睛就会微微弯成月牙,好像天都能够被照亮起来。

“练了多久了?有空陪陪我吗?”

黄少天掌握着着出色的剑术,身体肌肉分布都恰到好处而且十分精练。

初识黄少天时,喻文州觉得他大抵是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亦或者是剑客,却未想黄少天却是铁了心不要在剑术领域发展了。

“练了多久不重要!王,我理应就是要陪你的呀!”

不出所料,黄少天不会拒绝,哪怕剑刚练到了兴致上。

毕竟黄少天,是他喻文州的男宠。

------

喻文州是蓝雨国的国王,却久久没有皇后,不少人猜测这温柔富有谋略的男人只好男色,甚至养有不少男宠。

事实的确如此。

------

黄少天是蓝雨国里出名剑术一流的少年,性格活泼人缘好,除了话太多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在表演了一场有国王观看的剑术比赛后,再也不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了。

谁也没想到,他当国王的男宠去了。

------

浅蓝色纱帘后置着一张贵妃榻,两个身影缱绻缠绵一起,轻齾吟哼声不时泄出,身体和唇舌之间碰撞出的啧啧水声暧昧而色情。

喻文州怀里轻揽着黄少天,侧躺在贵妃榻上,任由黄少天手里拿着细柔布料擦拭自己身上的汗液,手轻轻抚在黄少天腰上揉着,白皙的手指按在人腰上印出红色指印。

刚刚温存过的两副身躯还泛着粉色,喻文州感觉怀里人的身子有些滑溜,手指顺着黄少天的脊背到尾骨处按压。

“唔,王…别碰那儿了。”

敏感的身子微微颤着,黄少天抓着布的指尖一紧,往喻文州怀里躲了躲。

“好,不碰了。”

喻文州看向对方发颤的小腿,嘴里泄齾出一声笑,捞着黄少天的腰坐了起来,扯了扯先前被自己放在一旁的暗红披风,将黄少天渐渐降低温度的身子裹了起来。

喻文州轻轻舔了舔黄少天的眼睑,抬手将人的黄发揉揉乱,起身便开始整理衣装。

“王?…文州你要去哪啊,现在都晚上了,还不休息吗?……不留下来吗?”

黄少天作为男宠,自然是无权决定喻文州的去向,但以往喻文州都会留下来休息一夜再离开,此刻黄少天也是嘴比大脑快地询问出口。

还好,喻文州从不会介意黄少天说了些什么不合礼仪的话,此刻也权当是黄少天撒娇。

“嗯,今天是个例外,约见了骑士团团长。”

不出所料的看见黄少天眼里闪起了光芒,喻文州心里闷闷地咯噔一声不是滋味,笑着眯起眼转过身子扣好领口的扣子。

“王,别谈太久,请务必要注意休息。”

“嗯。”

------

黄少天那颗向往剑术巅峰的心一直都没死。

捕捉到方才少年瞬间的雀跃,喻文州心里一沉,嘴角依旧带着浅浅的笑离开了。

危机感难得一次占据了这位蓝雨国王的思维。

------

夜幕下,平日繁华的国家也逐渐步入属于夜晚的宁静。

喻文州走进偏厅,便看见骑士团总团长——将他约到此处的人稍垂着头站起来示意。

“骑士团的事,怎会找到我这儿来?不应是教皇大人负责吗?”

“这件事,可还真得拜托国王陛下了。”

“嗯?”

“不知您是否还记得几年前有一位难得一遇剑术天才?在一场大赛后消失的。”

国王的瞳孔猛地颤了颤,缓缓垂眸看向桌上酒杯遮去一丝忙乱,嘴里轻笑声拿起酒杯。

“当然记得,那场大赛众皇室成员都前去观看了,奖亦是由我颁的。”

他顿了顿,轻抿了一口杯中液体,微凉的液体进入喉管之后便灼了起来,惹得他轻轻咳了一下。

“只是冠军——那位天才,比赛后便消失了,当时还闹得满城风雨。”

“的确如此,国王陛下的记性果然了得。”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眼里带着笑意和几分清冷看着骑士团团长,静候下言。

“可我最近听闻…那位少年,可就在陛下您的身边。”

就像所有坚定的信心都被击碎,喻文州手微微颤了下,险些让酒杯摔下,他怔了两秒,危险的笑意才完全掩饰住眼底的慌张。

“不知团长大人是怎么得到这等荒谬的消息?难道团长大人是在怀疑我将他藏了起来?”

“不敢,我也是随口一提…但答案如何,我相信国王陛下自己心里有数…教皇大人还约了我,就先告退了。”

喻文州看着那人笑着向自己微微示意,迈步走到大门边,脚步稍顿。

“还请国王陛下以蓝雨国为重,金屋藏娇的游戏也该停下了…更何况,国王陛下也该很清楚,那位,可不是什么藏得起来的娇。”

------

“诶…王?王?文州?”

一打开门,黄少天就被喻文州扑了个满怀,浓郁的酒气熏得黄少天一阵呛咳。

“文州你怎么了?怎么喝这么多酒?你怎么了?”

黄少天连忙抱住喻文州,却被对方使力猝不及防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相拥着倒在床上。

喻文州没有说话,低头咬住黄少天的脖侧一阵亲咬,嘴上毫不留情惹得黄少天吃痛地哼了几声。

“少天。”

“唔,我在…文州你怎么了,咬的我好疼…嘶…!”

“少天,别离开我,永远别离开我。”

压在身上的人硬生生扳正了黄少天的脸,迫使他直视自己。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脸上红晕一片,谈吐间都吐露着酒味,炙热气息伴随着一个个字打在自己面上。

满目星辰,眼里不知闪着期待还是些伤感,泛着光的眸子看得黄少天喉头一紧,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咽回去大半。

蓝雨国王像突然在他面前示弱了一般,透露出柔软的情感与软肋,这让黄少天很自然地忽略了他眼底的愤怒和阴沉。

“文州,我不会,绝对不会离开你。”



TBC.
朴迟


今天刚考完试,就来更新了,我还要到二月中旬才放假
但是最近更新的频率会慢慢上来的
这篇大概会在中篇步入正轨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