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血腥爱情故事【中】【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架空世界观]-

#国王喻x男宠黄
#黑化喻设定有
#架空世界观



------

他们靠一个又一个的承诺相连,他说不会离开,他说永不放弃,依靠承诺填上安全感,却补不上虚空的无底深渊。

直到骑士团团长出现,终于打破了喻文州想象出来虚妄旖旎的时光,将黑暗中的灯光打开,让喻文州直面看似仙美的画卷上斑驳的墨点。

蓝雨国王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现实面前,他爱那位剑术天才,可二人却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他永不放弃,却不相信对方不会离开。

不信任在喻文州心里挖出了个空虚的大洞,他需要黄少天,确保黄少天能够永永远远留在他身边。

------

黄少天在那场剑术大赛上闯进喻文州的视线里,还正青涩的少年带着爽朗的笑声和不可一世的自豪,笑容就像他手里的长剑在阳光底下那样耀眼,又不同于剑光那样寒冷。

几乎是第一眼,喻文州就知道黄少天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他仿佛天生为的是光明,而他是无边的黑暗。

直到这束阳光不经喻文州同意便擅自闯入了那片黑暗之中,叫喻文州忍不住去依赖占有,却不再肯放他离开了。

------

黄少天席地坐在草地上,长裤周围沾了些青草的色彩与湿漉,手里虚握着练习用的长剑,抬眼堪堪望着远方没有焦点。

自从那日国王来找他作了些奇奇怪怪的约定后,便再也没来过了,就连身上差点被咬出血来的痕迹都好得差不多了。

“文州究竟是怎么回事,发狂一样咬了几口就不再回来了,想死他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仰躺在草地上,青草的气味仿佛就在他鼻尖萦绕,半眯起眸子被午后毒辣的艳阳迎面照射着。

鞋底踩在草地上发出疑似水声的声音让原本精神放松的黄少天瞬间绷紧了神经,敏锐的听觉分辨出这并不是喻文州的脚步声。

脚步有些施施然,不可能属于谦逊平和的国王,黄少天甚至能够由此判断出脚步的主人是位自傲的人。

“谁?”

黄少天皱起眉瞪大了眼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就见一张略有熟悉的样貌。

“你应该认得我的,在几年前的大赛上,我们见过面。”

“…你是…骑士团团长?!”

原先躺在草地上的少年猛地蹦了起来,眼中闪着雀跃而又带着疑问的光芒,来者满意地笑了笑。

在这个时代这个王国,任何一个剑客都希望能够进入骑士团或者皇宫——黄少天自然也不例外。

骑士团团长原本以为国王给黄少天的奢侈生活会浇熄了黄少天的希望,却未想这少年眼中仍有当年的向往。

所以他不能理解,向来明智的国王怎能将这样一位天才少年当作金丝雀一般关在笼子里。既然国王不惜才,骑士团就得抓住这个机会。

“上帝啊…你都这样了,怎么还在练剑?”

“团长您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不能练剑啊!…练剑强身健体还是我的梦想!…虽然说现在…我……但凭什么我不能练剑!”

“既然练剑是你的梦想,那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了取悦国王绞尽脑汁,因为陛下的冷落暗自伤神?”

是啊,为什么?

那天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看上了喻文州,那种并不是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感觉,而是感觉像坠入深渊的沉迷…真的是自己所认为的一见钟情?

黄少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可每次都偏向自欺欺人的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

骑士团团长见黄少天脸上迷茫之色,仿佛确认了些什么,抬手夺过少年手上长剑在手上耍了个花,将剑身收入少年腰间的剑鞘中。

“我们的国王有特别的能力,被他看上的人或物都无法摆脱他的。”

“但你是个天才,黄少天,我相信你可以。”

少年愣了愣,他不算傻,这段话也只能明白一半,反应过来时就见对方已走开一段距离。

“喂喂!团长大人!我没听懂!!你别走啊!什么特别不特别的,什么摆脱不了,什么天才啊!嘿!!”

“喔!差点忘了,我给你留了本书,在你卧室的枕头底下,自己看吧…我不走不行!等下被人发现我溜进来了就不好了。”

这…这骑士团团长怎么看上去这么不正经不靠谱…

------

当骑士团团长离开花园时,阴冷的气息便在出口处一涌而发,密不透风地包裹住他,仿佛要让他从心里都渗出寒意。

男人站定脚耸了耸肩,微皱着眉深深呼吸一下稳定被寒意逼得有些发颤的吐息,而后手摸了摸腰间,抬起眼直盯着眼前披着红袍的人。

“噢…!国王陛下这是动怒了,我可还没做什么…啊,陛下,您再向我发怒,而不去陪您的金丝雀,他怕是也得甩掉您强按在他身上的羽毛飞出笼来了。”

“……”喻文州静静看着对方,眼中凉意盖过了往常一成不变的笑意,过了好一会,才开口打破了阴寒中的静默,微勾起嘴角将周身寒气收敛,“那我们,拭目以待。”

目送着骑士团团长远去,喻文州才加快了脚步往黄少天的卧室走去,脚下徒然加速而显得杂乱的步履反映出他并没有自己说得那样胸有成竹。

都这么多次了,这次…这次不能出错了。

------

黄少天回到卧室时,便依着团长的话摸到了枕头底下的书。

那是一本略显古旧的书,封皮边缘有些残破,书的页面有些泛黄,边边角角都被磨得圆滑。

似乎是料到黄少天不会有毅力将整本书看完,对方将一根珍禽尾羽卡在了某一页上。

黄少天将书翻到那页,将蓝绿色翎羽抽出在手中把玩,拿出对书籍少有的注意力一字一句地看了下去。

等等…!这…是禁书吧!

才看了几行字,黄少天瞳孔就颤抖了一下,喉结随着他吞咽唾液的动作上下动了动。

这是一本关于蓝雨国的书,却好像是在揭开王族机密一般,将蓝雨王族的历史说了个遍。

黄少天丝毫不怀疑骑士团团长会有这种书,他只得猜测团长大人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看着书中仿佛传说一般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少年眉头都皱紧了。

又是神,又是魔法…团长大人究竟要干什么?

魔法?嗤。

黄少天对“王族继承人皆能使用魔法”之说嗤之以鼻,“魔法”二字还被团长用笔圈上了几个显眼的圈。

少年不满地哼哼声,硬着头皮往下看,不耐烦地刷刷翻了几页,一张纸条便掉了出来。

【想清楚了后,明日傍晚城堡外林内见。】

这团长,也不怕自己从头到尾都没发现纸条?…

黄少天拿起纸条阅读着,却忍不住腹诽。

等等…魔法?

自从与喻文州相见以来的每个场景都随即浮现脑海,不寻常的情绪感情,不符合常理的走向,黄少天自己都经常形容此为鬼迷了心窍。

可别是真的吧…得去找团长大人问问…

少年眉头紧皱着,随着渐渐平静下来的情绪才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王!?

------

“少天。”

在国王推开门时,就见自己的男宠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杯水,抬起头眨着眼茫然地瞧向他,眼里在一瞬间闪出光芒。

喻文州选择性忽略了那光芒里已稍显黯淡写满疑虑,快步走上前揽住了少年。

“王!…您…都那么久没来过了…我还以为您不要我了!…”

国王对于对方经常性的任性撒娇不置可否,弯起眸子笑了笑,抬手轻掐了下对方的鼻尖。

“想我了?抱歉少天,最近我很忙。”

“是是是,文州可是国王陛下,忙得不可开交呢…就让我每天晚上在这空等着,什么都等不来!”

喻文州似乎从来不在意黄少天嘴里说出不合礼节的话,带着宠溺般无奈笑笑,抬眼对上对方的眼眸。

不对劲。

精明而谨慎的国王眯了眯眼,他从少年眼里读到的不只是爱慕与疑虑,还有满眼的虚心以及躲藏。

他便瞬间慌了神般,咬紧了下唇把唇咬得发白,紧锁着眉头。

“王,王…?文州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喊人来啊?”

听见黄少天有些忙乱和笨拙的关心,喻文州摆摆手笑笑,带着笑意的眼眸直直看向黄少天,仿佛要看进他心里。

又来了,又是这种…鬼迷了心窍的感觉…

“少天,累了吧?休息一下。”

“啊…啊,嗯…”

少年点了点头,并没看见国王按在他背后的手上泛出浅光,直到托着他躺下后才消失。

待黄少天瞬间熟睡,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就随之敛起了,轻车熟路地从对方枕着的枕头底下抽出一本书。

被慌忙夹进去的纸条折叠在了一起,喻文州轻咳了一声,指间捻着纸片展开。

“这次…是傍晚吗?”

好歹也比上次凌晨要晚上那么一会儿了。

他皱着眉头把一切复原,就像经历过这一切无数次般。

纵使心头百般不是滋味,也躺在了黄少天身边,将人往自己怀里抱来,扯着被子将二人裹住。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莫非应该一早就除掉那个绊脚石?

直到入睡前一秒,喻文州还是皱紧了眉头思考着。

他还是愿意赌一赌,就赌黄少天不会赴约。

------

TBC.
朴迟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