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辰仁】-少年-[周彦辰x丁泽仁]-

现实向


 @生灵不灭.  @铜豌豆儿~  @悠哈 点的辰仁。


————

  他曾试着把世间美丽的图片捡拾,却发现自己无法看见像那日直射而下的聚光灯般耀眼的一束光芒,再也无法拼凑出像那双眼眸中的星光般使人惊艳的一幅景象,更无法寻到像那个直白活泼的少年般令自己沉陷的一张脸。

  他急躁,易怒,将斑斓色片尽数撕碎挥洒,看见少年站在他眼前,站在纷然落下的纸片之后,茫然而担忧,踌躇而失措。

  他紧张,慌乱,步履微踉上前与少年解释,故作镇定的声线颤抖着,直到最后一块薄纸落地,他被拥抱,被拍抚着肩头,自然而坦率,认真而疏离。

  他低头,看见鞋尖正踩着支离破碎的图画,最后笑笑,退后,看着身前的少年,默默将那勾人眉眼画进心间,然后揽紧少年,一切如前,恍然如初。

————

  周彦辰真正和丁泽仁熟络起来,是在位置测评分组后,虽然之前或多或少有来往,也只是浮于表面的礼貌交际,直到分到一组后,才逐渐混熟了。

  他们队的实力是参差不齐的,如丁泽仁便是数一数二的舞担、不需要被时刻记挂的,如胡致邦便是缺乏基本功、需要开小灶的,说不上天差地别,也是有一定差距的。

  周彦辰作为队长,很头大。

  丁泽仁作为Center,也很头大。

  一段关系的建立其实很简单,建立的媒介可能只是一瓶大汗淋漓时递来的维他命水,或是两个头大的人都想不再头大、于是凑到一起讨论如何让自己的脑袋缩小,这都成功建立起了周彦辰和丁泽仁的患难兄弟情。

  可事实是他们的头不仅没有缩小,周彦辰差点还把脑袋给磕坏了。


  正式舞台前,是所有练习生要把神经绷到最紧的时间段,周彦辰如是,只是他平时的状态已经算不上松弛,再紧上加紧,足以把他的体力、精神力耗得干干净净,然后对身体造成伤害。

  周彦辰直挺挺在丁泽仁面前倒下时,丁泽仁的脑子也嗡地一声宕机了,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蹲在周彦辰身旁,慌慌张张,声线都是颤抖着的。

  “彦辰哥,彦辰哥,彦辰哥。”

  丁泽仁小心翼翼地扶起周彦辰,怕对方的后背被磕疼了,就不敢使劲儿,接过瓶维他命水就往周彦辰嘴边送,小幅度地倾斜,让橙黄甜味液体往对方口中淌。

  周彦辰面容憔悴不堪,呼吸是急而虚的,被丁泽仁扶到救护车上后四肢也都还使不上力气,然后截住了丁泽仁还想再叮嘱些什么的话头,让他赶快回去。

  那时,丁泽仁对他彦辰哥的敬佩才又高了几个度。


  于是在主题考核再次分到同一组后,周彦辰与丁泽仁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成天形影不离,从宿舍到练习室,从练习室到全时,然后或许还会在半路打起雪仗。

  丁泽仁会趴在周彦辰宿舍门口喊,“彦辰哥,彦辰哥。”

  周彦辰就会在宿舍里头应,“诶!泽仁!”

  直到某日朱星杰看不下去了,他总觉得自己兄弟在和隔壁公司的练习生上演每日重播的偶像剧,端着脸往俩人中间一站。

  “喂喂,够了啊,你俩干脆睡一块去算了。”

  据说,当天晚上,朱星杰他们宿舍也差点失守,还是朱正廷来把一本正经要往周彦辰床上钻的丁泽仁抓回去的。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的确是奇妙的。

  周彦辰不仅和丁泽仁一起被淘汰,最后的合作舞台也还是在同组的。

  某日夜里,丁泽仁敲开周彦辰的房门,便被周彦辰热情高涨地邀请去全时逛逛,丁泽仁眼里闪着光还未答应下来,后头朱星杰便扬声说要一起去。

  “去!”丁泽仁点头。

  “那行,走吧。”周彦辰揉了揉鼻子,垂着眼睑套上了外套。

  周彦辰似乎是对朱星杰的跟随颇有些不满的,与丁泽仁二人走在前头,任由他兄弟落在身后几步远处,顶着冬夜寒风,一语不发。

  丁泽仁总觉得周彦辰有什么要和自己说,屡次投来无奈的眼神,嘴角抽动两下便又沉住了,欲言又止,直到钻进亮堂堂的全时里,周彦辰都没吱声。


  周彦辰的情绪很容易被黑夜牵动,有什么事儿都爱在入夜后给对方说,这点朱星杰深有体会,他都数不清自己陪周彦辰度过了多少个思绪泛滥的夜晚。

  然后每次天都快亮了,朱星杰才拍拍周彦辰肩膀,“兄弟,天亮了,是时候睡觉了。”


  丁泽仁和周彦辰再聚到一起,是离开偶练后几个月,丁泽仁用几条微信消息就把周彦辰约了出门,夏天还没过去,他俩就像在比赛谁先热死,裹得严严实实地去压马路。

  临近午夜,他们还并肩在路边逛着,丁泽仁抬头瞧着漆黑的夜空,周彦辰侧首瞧着丁泽仁,他这弟弟真是太好看了,比漫天繁星耀眼上千万倍,晃得自己心神恍惚、心脏怦怦地跳着。

  “泽仁。”

  “恩!怎么了彦辰哥?”

  周彦辰感觉此刻丁泽仁的视线灼热至极,烫得他不敢对视,踌躇着瞥向旁边,在嘴边的话语在对方正气凛然的注视下被活生生咽回去。

  “…我们自拍发微博吧。”

  周彦辰觉得自己真的找了个烂到爆的借口,哪想丁泽仁一拍手就连声赞同,在裤兜里掏出手机作势自拍。

  周彦辰压低帽檐,遮去满目怅然若失。


  回到家,周彦辰仰躺在床上,手机上是丁泽仁发来的微信消息。

  “彦辰哥!晚安!下次再约!”


  嗯,下次再约。


————

  他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始终隔着道跨不过也斩不断的银河。

  他终于明白,那又如何,他还能坐在银河这头,和那头的少年遥望,看看满天星斗,还有谁也未曾说破的满腔情意。

————


朴迟
20181005


这篇有一点点失水准,见谅【。】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