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辰星/星辰】-应对方案-[朱星杰x周彦辰]-


  以前周彦辰和朱星杰住在一起,相处得还不错,也才逐渐形成了默契和如今互相的熟识。

  包括相处中最棘手的,彼此伤心难过的应付方式。


  周彦辰比较高,睡在下铺,而且一般比朱星杰睡得早,又耐不得光,可也不止一次的警告对方别关着灯玩手机,对眼睛多不好,朱星杰有些不耐烦,周彦辰你到底要怎样?

  于是,周彦辰养成了戴眼罩睡觉的习惯。


  偶尔周彦辰会看着朱星杰爬上上铺,眼罩放在枕边也不戴起,直直盯着眼前上铺的床板,待房间里只剩下二人呼吸时,就突兀地轻轻唤了声,杰哥。

  干嘛。朱星杰的声音沉沉由上铺传来,伴随着撩动被子的窸窣声,没得到回应便撇撇唇角,放下手机撑着床沿栏杆往下望去,就见下铺的大男孩苦着脸,眼圈都通红湿润。

  我难过。他说。

  朱星杰可从来不认为自己可以靠口才安慰好伤心的弟弟,手足无措间脑海里只闪过几个问题。

——几点了?
——麦当劳还送外卖吗?


  这种情况也不只发生在寂静的夜里,周彦辰是个偏感性的人,经常因为身边或是公司里这样那样的事儿就苦了脸。

  一次发生在俩人一起吃中饭,菜色不错也挺吸引人,还得是别人请的客,朱星杰大快朵颐之时瞥了眼周彦辰,不得了了,这弟弟怎么一口饭都没动过。

  朱星杰知道周彦辰有点低血糖的毛病,因为那眼就担心了好一阵子,正好下午没什么事做,就被周彦辰拉着出了门。

  经过附近一家麦当劳时,周彦辰的脚步顿了顿,捞着朱星杰的手臂就开门钻了进去,熟悉的气味钻进鼻腔时朱星杰就明白了。

——得,这小子又因为啥事不开心了。

  周彦辰叫了个麦辣腿堡套餐,端着餐盘在座位上坐下,俩人面对面坐着,朱星杰就撑着下巴半眯起眼睛看他。

  还真是饿坏了。朱星杰见周彦辰不停往嘴里塞着那个鸡腿堡,如是想道,时不时抬手捻起根薯条塞进嘴角叼着,他午饭吃得可不少,一点儿不饿。

  哥。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朱星杰抬头挑挑眉,就见周彦辰腮帮子塞得鼓起,双眸闪着水光湿漉漉的。我想哭,他说。


  后来到了大厂,有一天周彦辰坐在练习室角落活像朵蔫花,低垂着头弓起身子,感到朱星杰凑前去他便抬起毛茸茸的脑袋,嘴角往下撇显示主人的低谷情绪。

  靠。朱星杰暗自倒吸了口寒气。糟了,这儿可没有麦当劳啊。  

  兄弟,振作点。他半蹲揽住对方的肩重重拍了下,正色说着颌首。

——全时…能凑合一下不?



朴迟

评论(1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