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辰星/星辰】-失忆症-[朱星杰x周彦辰]-

私设背景,非现背

略狗血,无逻辑可言,深夜产物慎入


———


*失忆症:在得病后会将有关恋人的一切逐渐忘却,直到将挚爱之人忘得干干净净时,此病自然治愈。


———


  周彦辰最近有些健忘。


———


  他会忘记朱星杰的邀约,直到几乎错过一场刚上映的漫威电影,才被电话轰炸着爬起床来急匆匆冲出家门,不断朝电话那头的恋人喊着对不起,火急火燎地往电影院跑,脑子里却懵得啥也想不起来。


  而他前天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美剧时,就在家里软乎乎的沙发上,打着电话与朱星杰定下了约会地点与内容,还信誓旦旦地说保准不会迟到。


  周彦辰到达影院时,朱星杰抱着杯可乐满目怒意,看上去是愤怒到极点,唯一一根吸管被他咬得扁了,弯曲处泛出象征着它即将破损的白。


  “对不起对不起杰哥!我实在是忘记了!”

  “…看完电影再收拾你,要是错过什么重要的剧情我就…把你摁进那堆爆米花里。”



  他会忘记自己在分别时已与朱星杰拥抱,直到朱星杰已经走出很远,身影消失在长街尽头的某个拐角处时,才觉得怀里空空荡荡,好像灌满了晚秋的凉风,鼓着腮帮子抱怨他哥不给他个暖烘烘的拥抱。


  而他不久前才紧紧抱着朱星杰,就在身后的那盏路灯之下,久久相拥,谁都不愿意先放开对方,还是年长些的哥哥觉得害臊,冷白皮都红透了,推开了他。


  周彦辰回到家,只能抱着厚实的被子迷迷糊糊入睡,梦里是朱星杰远去时的背影越来越淡,逐渐消弭在夜幕之中。



  他会忘记自己与朱星杰刚才接过吻,直到朱星杰喘着粗气往后躲,双唇明显就是被某人啃咬的狠了、又红又肿时,才觉得莫名其妙,嘴角不经意地向下撇去,总有种被夺去珍宝的不忿之感。


  而他不久前才又怜又惜地与朱星杰交换唾液与吐息,就在他家的玄关处,吮着他哥的嘴唇发出刻意地啧啧水声,折磨朱星杰那存在感极高的羞耻心。


  周彦辰再度吻上朱星杰,这次吻得好凶,咬得朱星杰嘴角都破了渗出血来,皱着眉伸出舌头舔掉那颗血珠。


  “靠,周彦辰你够了啊,亲过了还亲?咋和狗似的呢?”


———


  周彦辰跟周锐说,他最近有些健忘。



  他说,锐哥,我最近好奇怪,我总觉得我忘记了好多事情。


  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滚上床的情形;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接吻的情形;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第一次和最近一次拥抱的情形。


  起初,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到底是谁先告白的,只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和朱星杰去欧洲穷游,大汗淋漓地走进了某个教堂,花窗玻璃将阳光都变成彩色的,他说欧洲的教堂真的绝了,朱星杰附和说是的是的,然后是谁在静默中说了句我爱你,周彦辰不记得了。


  然后,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告白确认关系的场所,只记得朱星杰紧紧握着他的手,那汗湿的掌心和几乎要冲出胸膛的心跳,只记得对方是朱星杰,他是周彦辰,然后他们走进了哪个地方,周彦辰不记得了。


  最后,也就是现在,他会忘记自己和朱星杰究竟是不是恋人,只记得他们曾经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夜晚压马路,一起在玄关处换拖鞋,一起走过很多兄弟或恋人均可并肩而行的岁月,然后他们究竟是情侣吗?周彦辰不记得了。


  所以周彦辰找到了周锐,周锐听完周彦辰说的话后膛目结舌,收拾好东西拉着周彦辰就往医院跑。


  他们跑了好多地方,最后有人告诉周彦辰。


  “你患了失忆症。”


———


  周彦辰得了失忆症。



  周彦辰找朱星杰提的分手,被周锐逼的。周彦辰其实很不解,为什么周锐会逼着他给自己最铁的兄弟说“分手”两个字,以至于说出口时都手足无措,以为自己会遭顿暴揍,未想朱星杰只是神色稍稍黯淡几分,摆摆手摔了他家的房门离去。


  那时,周彦辰看着被重重砸上的门,再看看茶几上摆在桌角的合照,皱紧眉头。


  我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他想。



  某日,周锐被周彦辰喊去他家时才刚刚结束了工作,连妆都没卸掉,就急着往周彦辰家里跑,他太担心他这位弟弟了,明明是搭电梯上的楼,却活活因为紧张的情绪而气喘吁吁。一进门,就看见周彦辰手里拿着张拍立得照片,是周彦辰和朱星杰的合影。


  周彦辰指着朱星杰的脸,问周锐。


  “锐哥,这是谁啊?”


———


  “我患了失忆症,据说我忘了我最爱的人。”

  “等等,我患了失忆症吗?”


———


  周彦辰的失忆症终于告一段落。



  周锐去找朱星杰,才发现朱星杰早就把他自己从烟酒围绕的环境中解救出来,换言之就是终于度过了失恋后的颓废期。朱星杰看见他来了,就把周锐往自己身边拉,哗啦啦地倒了一堆苦水。


  周锐没说话,听到最后忍不住了,一巴掌捂住朱星杰格外多话的嘴。



  周彦辰在家里看着终于更新的美剧,窝进软乎乎的沙发里无言;在夜晚走过无人的长街,伫立在昏黄的街灯之下沉思;在玄关处垂眸换下新买的球鞋,按亮那盏挂在偌大房间中的孤灯。


 ———


  新电影上映,周彦辰依照惯例走进电影院,目光被靠在电影院门口的男人吸引住了。那人手里抱着大杯可乐,吸管好像是因为紧张而咬得有些扁、快破了,他长得好凶,让周彦辰也有些害怕。然后那男人就走了过来,透露着杀气的目光让周彦辰即便想跑也不大敢动。


  然后他说。


  “彦辰,你可能忘了我,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J.zen,朱星杰。”

  “喂…你要是无视我的话,我就把你摁进那边的那堆爆米花里。”


———



朴迟

20181027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