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一章

“三皇子殿下,您…请专心上课。”
太傅不止一次地看见雷狮将目光移向窗外的柳树上,终于忍无可忍地咬着牙说着。
“…哦。”
雷狮听见点名,极不愿意地点了点头,象征性地将目光投向了案上书卷。
反正晚上都要被留下来“勤加学习”的,现在专不专心又有什么关系?
雷狮如是想着,轻轻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只是不知道那护卫,今晚又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安迷修站在学堂门口等了很久,身旁经过了无数皇子,他行礼行得腰都酸了,愣是没等到自家主子。
这护卫腰杆子挺得笔直,心中却又开始担忧自家皇子,抬眸一看只见太阳已到了头顶。
正午。
该用午膳了。
安迷修想着不由得皱了皱眉,那太傅别不是又要将皇子留到午后,可别饿着了…
正当他自个琢磨的时候,学堂大门再次打开了,自家主子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雷狮殿下。”
“回所。”
“是。”
安迷修看见三皇子那一副冷漠神情和变得有些锐利的眼睛就知道,自家皇子又生气了。
看也不看便知道,身后太傅肯定是皱着眉头叹气,转身缓缓关上了书房的门。

用过了午膳,雷狮就到花园凉亭里乘荫,更是难得的一天没有与安迷修玩闹。
安迷修看了看靠在柱子上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三皇子,不由得弯眸。
太傅的魔鬼教学,果然把殿下累坏了吧。
“殿下…?”
安迷修试着轻声唤道,回应他的只有雷狮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啊,可别受凉了。
那护卫垂眸小心翼翼走上前去,伸手揽着人肩膀,另一只手托住人的臀部,轻手轻脚地将这小了自己好几圈的皇子抱在怀里。
“唔。”
雷狮一惊,睁开了有些朦胧的眼。
“殿下莫慌,臣带殿下回房。”
安迷修柔声说着,那皇子才低声应了然后顺势趴在了他肩头再次睡去。
真是睡觉都不能睡沉的孩子啊…
护卫轻叹一声,缓步向那寝所走去。

夜里,三皇子推开学堂大门,脸上略带不悦地走进了学堂,转身关上了门。
安迷修看着自家主子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才退后了几步转过了身,用凛冽目光眺望着根本什么也看不到的黑夜。
“喂,安迷修。”
轻轻的声音在安迷修耳边响起,伴随着轻微的吐息打在安迷修的耳边。
“谁?”
安迷修压低了声音,垂在大腿侧的双手握紧了拳头,眼睛往侧边一瞟。
什么也没有。
“连我都不识了?”
带着寒意的话语令安迷修不由得喉头一紧,尘封已久的记忆才慢慢的在脑海中浮现。
“莫忘了汝该做的事,安迷修。”
“…”
“玩够了,就该动手。”
“…是。”
话音刚落,压迫感便从身后消失了,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快得惊人,呼吸也无比紧促。
安迷修还未喘顺气,便听到学堂内刀剑触碰摩擦声,扭头心里一惊。
“雷狮殿下!”
安迷修拔出腰间佩剑,推门而入。
血,满地的血。
“安迷修!”
“殿下小心!”
安迷修揽过雷狮,挥剑抵上眼前黑衣人的剑刃,听着怀里雷狮急促的喘息声,安迷修心中慌得不行。
若是受伤了,该怎么办好?
那护卫的眉紧紧皱起,浑身肌肉死死绷紧,将来人的剑挑开。
无论如何,也得护住三皇子殿下。
无论如何。

“安迷修,动手,动手啊。”
“不,至少不是现在。”


TBC.

朴迟


我的妈这一篇真的超短小我的锅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