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愚忠【雷狮x安迷修】【古风长篇】

第二章

倒下了。
都倒下了。

安迷修满身鲜血站在学堂内,身上衣物被凌乱划开露出底下血痕,竭力的以一敌多早已让他疲惫不堪。
牢牢护在怀里的,是三皇子雷狮殿下。
“动手啊,安迷修。”
“没人了,没人了。”
那幽魂般的声音又在安迷修耳边轻轻响起,安迷修仿佛坠入了冰谷,瞳孔猛地收缩。
“没人会知道是你干的,动手啊,安迷修。”
“闭嘴!我自有分寸!”
安迷修怒吼道,身子不住颤抖,或许是因恐惧,或许是因疼痛。
“安迷修,你在与何人说话?”
雷狮皱了皱眉,仰起脸看着自己的护卫。
只见安迷修身子一颤,单膝跪下,头微微低下。
“不,殿下,臣并未与任何人说话。”
雷狮眯了眯眼,不知怎的便伸出了手擦去安迷修脸上的血点。
“殿下,您没有受伤吧?”
“无恙,倒是安迷修你…?”
安迷修还是首次,首次从主子眼中看到除了愤怒,冷漠,不可一世之外的的神情。
担忧。
便好似一股暖流缓缓淌进安迷修的心里。
安迷修摇摇头,将雷狮往怀里拽了拽。
“臣…并无…大碍…”
刚刚吐完五个字,眼前景物便已模糊得不成样子。
还是太逞强了呢…
“喂!喂!”
“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你怎出现在此处?”
几周后的正午时刻,走出书房的雷狮看见站在一旁的护卫,眉头紧蹙。
“臣身体已无大恙,便来了。”
安迷修弯眸笑了笑,牵过雷狮伸出的手。
皇子眼中分明的喜悦,自己怎会看不出呢?

这日夜里,宫中某处殿内点着幽幽烛火,从殿外装璜即可看出殿主并非等闲之辈。
“派去的刺客均被除了?!”
男子声音压得格外低,但仍能从中听出熊熊怒火与不满。
“是的,刺客实在是敌不过安迷修。”
“安迷修?”
拍案而起的声音,烛火随之摇曳了一下。
似乎是看到了底下人默认的神情,殿内立刻响起器皿落地破碎的声音。
“叛徒…叛徒!”

几日前三皇子殿下险些被刺。
皇上因此大发雷霆,拍案令尽快找出幕后主使。
宫廷上下,没有谁是不知道皇上最宠爱这三皇子雷狮,全宫廷因此震动。
雷狮距出生以来,时隔十二年,再一次成为了全宫的焦点。
可那事件的主人公却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面对身边众人的关心也只是草草带过。
雷狮不喜欢以这种事情成为焦点。
“殿下,为何这样看臣。”
“安迷修。”
笃定的目光,仿佛可以看穿了自己,安迷修心中隐隐有几丝不安。
“莫要背叛吾。”
安迷修心中狠狠一颤,喉结上下动了动。
“臣不敢。”
雷狮笑了笑,苦涩极了,但在安迷修看来,那笑容却是藏满讽意。
“最好如此。”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不犯人,人亦会犯我。
雷狮才明白太傅屡次强调的这十三个字为何意。
他也多少猜到了那刺客究竟是何人派来。
三皇子是出了名的不爱与人交往,不争风头。
所以又会有谁,要去刺杀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三皇子呢?
雷狮的眼中有了笑意,冷笑。
要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危险笑意。
“既然不能平静下去了。”
“那就,好好玩玩吧。”

“安迷修。”
“…你又来了。”
“主人生气了。”
安迷修眯了眯眼,靠在了一旁的树上。
“我说过,我自会处理。”
“你迟迟不下手,可是对那雷狮有了感情?”
“…闭嘴。”
似乎被人说中心事,安迷修抬眸狠狠看向声音来处。
“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主人生气了,你我都不好过。”
夜里寒风突起,阵阵凛冽刮过吹起安迷修的一头棕发。
“…我…知道了。”
一点亮光在身边忽闪,声音便再未响起。
“知道了…”

TBC.

朴迟

这篇仍然超级短
接下来就备战考试了
六月底回来给你们大粗长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