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雷安】-恶魔缠身-[雷狮x安迷修]-

#恶魔雷x骑士安

安迷修是一名骑士,有着伟大的抱负理想,被人们视为正义的化身,言行举止优雅礼貌,眼眸中透露出的是一身正气凛然。
他代表着正义,永不服输,与邪恶做抗争,本应永不和邪恶为朋,并且斩杀邪恶的他,认识了一个家伙。
很不巧,那个家伙是一只恶魔,邪恶的化身。

雷狮是一只恶魔,无所事事的恶魔,是邪恶的代表,口中利牙与眼眸中写着危险和邪恶。
本应与正义对着干的他,却似乎没有这么多的想法,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扬言要代表正义除掉他的家伙。
他觉得,生活突然间就变得有趣起来了。

“早啊骑士大人!”
“早啊。”
安迷修朝一旁热情问好的妇人挥了挥手,弯眸笑笑,可听见身后某个家伙说的话后,安迷修的笑容立马僵在了脸上。
“安迷修,你冲她笑什么?真虚伪,你应该冷着脸走过去才对,那才帅气嘛。”
是的,安迷修好像被缠上了。
这个名为雷狮的恶魔,只有安迷修一人能够看见他,安迷修甚至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缠上的。
安迷修没有搭理身后冷嘲热讽的家伙,继续向前走着。
雷狮早已习惯了这位骑士的爱理不理,冷哼一声摆了摆尾巴跟上前面的人。
“骑士大人,我家刚刚收了蔬菜,太重了搬不动,能不能帮一下我?”
一旁的人突然叫住了安迷修,雷狮见状挑了挑眉,伏上安迷修的肩头,将嘴凑到安迷修耳边。
“安迷修,你可不能帮她啊,太好心可没好事的,这种麻烦别人帮忙的人,一剑砍死就好了嘛。”
“闭嘴,你个烦人的恶魔。”
安迷修低声道,伸手拽住雷狮的尾巴将他从自己身上拽下来,然后换上一脸笑意点头答应了那人。
“乐意效劳。”
说完,安迷修便跟随那人走了进去。
“嘁,不听我的,愚蠢的骑士”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眯起眼眸嗤笑一声,便也跟了进去。
“走着瞧吧,骑士大人——”

雷狮跟着安迷修回了他的住所,不时尾巴会不安分地扫过安迷修的腰际,统统被安迷修扯住甩去一边。
“别对恶魔这么不温柔啊!我急了眼可是会动手的!”
安迷修看着那个恶魔愤慨地抱着他那被自己扯了无数次的尾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将佩剑拔出细细擦拭。
“你倒是别整天缠着我,我也是会动手的!”
“那可不行,谁让骑士你这么有趣呢?”
“那我也不行,谁让你那么欠揍呢?”
气氛一时间十分尴尬。
“安迷修,你把天聊死了。”
“谁要跟你聊天了?”
气氛再度十分尴尬。
雷狮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恶魔做的有点失败,他现在只想把眼前这个骑士打个半死。
“安迷修,我再次警告你,太正义,是会吃亏的。”
酝酿许久,雷狮可算是把自己憋了一天的话给说了出来,弯起眸子看着安迷修擦拭佩剑的手顿了顿。
“雷狮,我也告诉你,太邪恶,是会遭报应的。”
“而你这样的恶魔,我迟早会把你斩杀。”
雷狮的瞳孔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指用黑色的指甲掐住安迷修的下巴,眯起眼眸。
“安迷修,你杀不死我的。”
“永远杀不死我。”

“骑士大人!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来人猛地推开安迷修住所的大门,看到眼前鼻青脸肿的安迷修,就傻在了玄关处。
安迷修和雷狮打了一架,两个家伙都鼻青脸肿的,可外人毕竟看不见雷狮。
“咳,刚刚摔了一跤…发生什么了?”
来人突然反应过来,急忙又换上了一脸凝重紧张。
“骑士大人,有位老妇人家中小孩中毒了,非说是骑士大人下的毒,此刻正闹着要到这儿来讨说法呢!”
“什么?!!”
雷狮在旁边听着,低下头笑开了,眯起的眼眸中含有吟吟笑意,上前几步用尾巴环住安迷修的腰。
“看吧,正义的骑士大人,我说什么来着?…”
这次,安迷修没有扯开雷狮。

安迷修推开大门,那妇人已然闹到门前,怀里抱着一个嘴唇发青口吐白沫的孩子,哭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安迷修骑士!安迷修骑士!您不愿帮忙便罢,为何要下毒害死我们一家人!”
那妇人指着安迷修哭着大喊,在安迷修眼里是如此的可笑,却不知如何指出其中虚假。
这就是早前麻烦安迷修帮忙搬运蔬菜的那个妇人,据她所说,她炒的菜被孩子偷吃后,孩子便口吐白沫栽倒地上,在安迷修搬过的和她炒出的菜中,均有着一致的白色粉末。
她闹的目的,是让安迷修赔偿。
可笑至极…安迷修的手放在腰间剑柄上微微颤抖,耳旁雷狮的轻言轻语一下下敲击着他的内心。
“拔剑吧,这种下作的人,留来也无用,拔剑。”
安迷修抗拒着,看着眼前妇人,怒意盈满眼中。没人为安迷修——这个待他们如朋友的人说一句话。
“上啊安迷修,让鲜血溅满此处,让她为她的言行付出代价。”
“…不可以,不。”
那妇人仍在闹腾,可安迷修的眼神始终没有动摇,注视着妇人怀中的孩子,
“喂,大妈,闹够了吗?”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不一样的声音,一个男子拨开人群走了出来,嘴角含着危险的笑意。
“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今早去买的毒药,怎么此刻便成了骑士大人下的毒了?”
这是…?安迷修诧异地抬起眸子看向那男子,只觉那表情十分熟悉。
…雷狮?!
安迷修一看身后,那聒噪的恶魔已不见了踪影。
“你那孩子体弱多病,又被确切活不长久,恐怕你是早就不想养下去了吧,
“我,我!…”
吵闹的妇人一下慌了神,不知该从何作答。围观的人们才像逮住了空子般接二连三的附和。
“啧,安迷修,感谢我吧,我可是帮了你。”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旁响起,安迷修挑挑眉。
“够了,这件事事我会上报,待调查完毕,再下定论。”
安迷修看都没再看那妇人一眼,转身走进了住所,雷狮见状连忙跟上。
“喂,安迷修!这么冷漠?”
“…谢谢。”

调查后,那妇人被判死刑,安迷修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
“喂,安迷修,你怎么不说话,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我的作风?我坚持正义,她的邪恶得到了惩处。”
“嘁,安迷修…你可算懂了。”
“懂了什么?”
“人性邪恶。”
“…”
“安迷修,你知不知道我是何时遇上你的?是在你记事知事时,在那时,我便缠上你了,可你却在却在坚持正义后才注意到我。”
安迷修一头雾水,皱起眉看着向自己越来越近的雷狮。
“安迷修,我只是你一人心中的恶魔。”
“即使正义如你,心中亦有个恶魔。”
“更何况是那些愚昧的人呢?”
雷狮伸出舌头舔了舔骑士的耳垂,双眼调笑般弯起,用尾巴轻轻扫动那人的腰间。
安迷修微微眯起眸子,嘴角也染上一丝笑意。

“安迷修,你又不听我的!想打架?”
“废话!谁要听你这个恶魔的话!”


END

朴迟

评论(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