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迟fa

佛系写手.特别佛.杂食

【辰星/星辰】充电式电锯-[朱星杰x周彦辰]-


辰星辰无差,现实向

——————————


  “星杰,他们再这么说你,我就要提上我的充电式电锯砍人了。”

  那时,周彦辰愤然扔下手机,显然是码完字发送后正在等待对方回复,青涩而稚嫩未脱的脸上满是怒意,皱着眉咬牙切齿,让刚刚回到家的朱星杰几乎都能听见磨牙声。

  “…兄弟,不用这么激动。”

  朱星杰没听太清楚,虽然对于什么什么式电锯有一万个疑问,看着这个戳手机用力得仿佛可以把屏幕按破的弟弟,也不敢开口多问,只敢赶紧安抚在气头上的人——即使自己刚刚还在为最近那些破事郁郁寡欢。

  周彦辰就是看不得,他放在心尖上的哥哥被人无端诋毁,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将细小的缺点放至最大,又要忽视那些优点,网民愚昧,对朱星杰不公,年轻气盛的他就挑了闲来无事的一天专门在家中与喷子在线对喷。

  “我就是看不下去了。”

  朱星杰本有些低落,在看见弟弟那怒火滚滚的脸的同时,心里又暖又软,重庆酷盖的眼眶竟有些发热湿润,抬手揉乱了周彦辰的头发,胸膛里闷响两声。

  “谢谢。”


——————————


  周彦辰是在结束了工作后用小号刷微博时,看见铺天盖地的谩骂的,有说他哥抄袭的,有说他哥不好看的,还有因为这种事上升咒骂他哥父母的。

  周彦辰觉得自己的手指在触碰到屏幕的时候都是颤抖的,他很久没这么生气过,这几年来他早就改掉了那易怒冲动的性子——或许是他自以为自己改掉了,不然现在怎么会仍在使用小号不顾后果地反驳那些扎眼的言论。

  更或许,只是因为朱星杰是特殊的罢了。

  他可以忍气吞声,可以温柔似水,可以在任何时候垂眸不语,甚至可以在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摆摆手说算了不是什么大事,但绝不可以容忍有人发表对朱星杰的负面言论,一刻都不能忍。

  那是谣言刚起的时候,周彦辰到达朱星杰家里时已接近夜晚,自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锁进去,那哥正坐在沙发上,点着根烟叼在嘴里,听见声响就懒懒抬眸算是打了招呼,手机放面朝上放在遥远的电视下充电。

  周彦辰看见朱星杰那分明沉了几分的脸,就知道他哥肯定知道网上那些事儿,便也就不说话,将钥匙放在茶几上,坐在他哥身边,静静嗅闻漫在空气中的烟草香。

  朱星杰连着抽了两根烟,将第二支烟碾灭在水晶烟灰缸里后,就软下身子靠在周彦辰肩头,他知道这弟弟在等自己打破安静的局面,可他有那么多那么多东西想说,想骂,想甩在喷子脸上让他带好脑子自己看看,以至于在周彦辰面前竟是半个字都挤不出来了。

  许久,朱星杰才垂下眼眸,抬手挠了挠眉心,然后放松下来盖住眼中涌动的情绪,他知道周彦辰即使不看他的眼睛,也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


  “我是个音乐人。”

  是,朱星杰是个音乐人。

  所以他以前可以忍受那些对他实力的质疑,对他水平的批判,对他样貌批评与嘲笑,实力不佳他承认,水平不够可以练习,长得不讨喜那就用才华说话。

  可是他受不了自己的作品被人贴上“抄袭”的标签,被人泼上墨,纹上可能这辈子都洗不去的纹身,被迫背上这口自己最为厌恶憎恨的黑锅,他忍不了,觉得委屈,觉得憎愤,觉得太不公平。

  他向来堂堂正正,即使在最苦的岁月里,最难捱的日子里,也从未想过走旁门左道博取名利,从未想过,又怎会在好不容易熬出头后去干这些事,他知道这对音乐人来说有多么毙命,更不会让自己成为自己最鄙夷的人。

  “他们让我什么都不要说,等事情过去。”

  一口气堵在喉头不知该吐该咽,他需要周彦辰的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支持。

  周彦辰拉开他哥哥的手,看着朱星杰那双半眯起来水淋淋的眼睛,轻轻说了句话,然后侧首吻住了他哥泛红的眼角。


——————————


  这天,周彦辰开始今天的拍摄任务,脸上妆化到一半便摸起手机,他看见朱星杰新发的微博,想起昨天晚上通电话时对方又沉又哑的声线。

  “彦辰,你之前整天说的那个什么电锯好用吗?”
  “充电式电锯,怎么了哥?”
  “哥写完歌词了,现在想去砍人。”


——————————


  那日,他是这么说的。

  “不想忍的时候,就去干,有我在你后边,不用怕。”


——————————


朴迟
20180831

评论(9)

热度(83)